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g 片 免費,新手必看

我独自一人躺在客厅的凉席上,怀念着刚才儿媳妇玉体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眼看着要进去了,最后还是失败了,儿媳妇始终不愿意跟我,她的爱洞,老汉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去一次呢?我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家伙又硬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天气渐渐的凉爽了起来,我缓缓的睡着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终于和儿媳妇融为一体了,我的黑家伙,在儿媳妇的玉洞内不停的进进出出,儿媳妇抱着我的脖子,满脸幸福的被我征服着……可惜梦终究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儿媳妇已经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儿媳妇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家后,她就钻进了卧室,在刻意躲着我,后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比以前对我更加疏远了,天刚亮,她就出门,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卧室,几乎不出来,我和儿媳妇之间的距离,直线拉长。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第一次和我见面,李岚对我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惊艳(幼儿益智故事)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很脏吗?”李岚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

  ”害怕被李岚看出来了我的窘迫,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行,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李岚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她对我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岚的玉胸比儿媳妇要小一号,但,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儿媳妇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我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李岚同样如此,她的衣服,小饰品,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在沙发底下有了新的发现,我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蕾丝做成的丁字裤,上面绣满了精致的花纹,在丁字裤的三角地带,有一抹白渍,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李岚发现我在拿着她的内裤,立刻花容失色。

  她一声尖叫,赶紧把内裤从我的手里抢了过去。

  “不好意思,忘了洗了!”李岚俊俏的脸蛋害羞的通红,她把内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可以理解。

  ”我笑了一下,继续低着头,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李岚的东西都塞进了车内。

  儿媳妇坐在了车后排,李岚坐在副驾驶,我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房东在外面做事,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不一会儿,就困意来袭,儿媳妇和李岚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车内的温度不断上升,不一会儿的时间,李岚和儿媳妇就香汗淋漓了。

  李岚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蜜臀,清晰可见。

  我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儿媳妇已经睡的很香了,我忍不住把她和李岚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儿媳妇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李岚的美胸要比儿媳妇小一号,屁股也比儿媳妇要小一点点,除此之外,她们姐妹俩真的没太大区别。

  我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我好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我摸了一下裤裆里已经勃起的黑家伙,心里一阵浮想联翩,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双飞了,我老汉此生无憾!儿媳妇和李岚睡的越来越香,在睡梦中,李岚的娇躯失去平衡,“噗通”一声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抱住了美人的玉体,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从李岚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儿媳妇妹妹的身子这么软,我心里暗暗惊叹。

  倒在我怀里后,李岚依旧没有苏醒,她们年轻人都喜欢熬夜。

  昨晚,李岚疯玩了大半夜,现在她睡的很香,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我抱着她,不由得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我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蜜臀上摸了一把,李岚的蜜臀没有儿媳妇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蜜臀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李岚突然冷哼了一下,我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李岚仍旧紧闭着双眼,我放心了下来。

  我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蜜臀抚摸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手就摸到了她蜜臀中间的缝隙里,她那条小缝,隔着一层薄薄的丁字裤,摸起来软软的,我用手指头在小缝中间轻轻的划动了几下。

  李岚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睡梦中,她的脸色也变得愈加潮红,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李岚的玉体抽搐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蜜汁,从她的小缝里流了出来,李岚发情了。

  我暗暗一喜,好敏感的女孩,才被我摸了这么几下,就受不了。

  我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李岚的手机响了,吓得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喂,您已经回来了,好的,我马上过去”电话是房东打来的,李岚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挂掉电话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我的怀里趴着,立刻一阵害羞。

  “抱歉啊,王叔,影响你休息了吧”李岚有些神情慌张的从我怀里坐了起来。

  “没事的,我反正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我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姐姐,房东回来了”李岚摇醒了后排的儿媳妇。

  我们开始一起帮忙搬东西了,李岚租的房子在6楼,再加上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我们帮她搬完东西,都快累死了。

  “王叔,姐姐,我请你们吃饭吧!”一直忙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搬家这么累,李岚主动请我们吃饭。

  “妹妹,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儿媳妇笑着问道。

  “去红磨坊吧,请你们吃西餐”李岚想了一下道。

  “哪儿太贵了吧!”红磨坊吃一顿饭随随便便几百块,儿媳妇有些不舍得。

  “好不容易请你和王叔吃一次饭,我不能小气了啊!”李岚大方的道。

  “我先去洗个澡!”忙活了大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儿媳妇准备先洗个澡,再去吃饭。

  “我也去!”儿媳妇钻进浴室后,李岚也跟了进去。

  “臭丫头,你跟进来干嘛啊,这里面只有一个喷头!”浴室门很快紧紧的关上了,里面传来了儿媳妇埋怨的声音。

  “怕什么啊,咱们从小到大不都是用一个喷头洗澡吗?”李岚不以为然的说着。

  “真是拿你没办法”儿媳妇叹了一口气。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还伴随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

  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儿媳妇和李岚两个玉体的轮廓。

  儿媳妇和李岚都是人间极品,她们的身材横看成岭侧成峰,上身的两对玉胸大小略有不同,但都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姐姐,你的怎么变大了”浴室内,李岚突然发现,儿媳妇的美胸,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好奇的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儿媳妇顿时生气了。

  她嬉笑着,朝李岚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姐姐,痒死了,不要啊”“臭丫头,看你还敢不敢摸我”“姐姐,谁让你的胸变这么大啊,人家摸一下还不行啊”浴室内,儿媳妇和李岚不停的嬉闹。

  老汉我在门外家伙都变硬了。

  隔着玻璃门,看着她们若隐若现的玉体,我浮想联翩。

  我很想冲进去,把这里面的两尊美玉全都给享受了。

  犹豫许久,我还是忍住了。

  我的家伙越来越硬,最后,裤子都快撑爆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拉链给拉开了,硕大的黑家伙立刻露了出来。

  黑家伙吐着芯子,对着浴室内的两个玉体,兴奋的左摇右晃,连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我捏着黑家伙,正在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的时候,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儿媳妇和李岚脱下来的内衣。

  洗澡之前,她们把衣服丢在了阳台上。

  我如获至宝,拿起来了她们的内衣,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把她们的内衣套在了黑家伙上,轻轻晃动了起来。

  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同时套在我的身上,我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的玉体一样,内心兴奋无比,我轻轻的用她们柔软的内衣摩擦了起来。

  几分钟后,在一阵阵炙热的冲击中,我终于喷发了出来,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都被喷上了一大片白花花的粘液,这些粘液就像是射在她们的娇躯上一样。

  得到满足后,害怕被发现了,我干净用纸巾擦了一下。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香玉!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你——”“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方大庆果然还想打我嫂子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嫂子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直接露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地方。

  方大庆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

  我看得火起!说实话,这些天跟着嫂子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嫂子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嫂子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嫂子来,差了一大截。

  嫂子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嫂子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嫂子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方大庆和何香玉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晴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晴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嫂子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周小晴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方小凤,方大庆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这么多年来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吗?”小凤一下笑了,“是我啊,金宝!”“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晴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晴的卧室,立马就感觉到很凉爽了,应该是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不过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还没有穿罩罩!好白的两团!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虽然没有嫂子的大,但是比嫂子的更白,更坚挺!“金宝,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

  ”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晴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

  ”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晴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你轻一点啊,我怕疼!”小晴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

  “现在感觉怎么样?”“咦,还真的不痛了!”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方金宝,你还真有两下子啊!”“金宝,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宝,来,剥瓜子。

  ”小晴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晴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你要不要看看?”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那叫内衣吗?那上面就一块布,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这几个晚上,我看嫂子换内衣时,也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晴,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说话间,小晴瞟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晴,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

  我穿上给你看看!”小晴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晴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然后,小晴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连小内内也脱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4448.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3138.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5523.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56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533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1389.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5645.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3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