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免費 中文 a,新手必看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边插边做吃奶)二了,还得去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赵老二一脸得意的看着温喆,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温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温喆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

  温喆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赵老二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赵老二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温喆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赵老二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赵老二一走淑芬就说了温喆几句,温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赵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

  “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

  ”温喆朝一边的钱高强问了句,钱高强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温喆摇了摇头,淑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温喆来的时候刘春杏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温喆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温喆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刘春杏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温喆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刘春杏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刘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

  ”刘春杏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刘春杏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温喆,急忙朝他喊道:“温喆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

  ”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温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刘春杏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刘春杏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

  ”刘小民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刘春杏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春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温喆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刘小民已经甩开了刘春杏,直接向温喆跑来。

  “温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

  ”温喆还没反应过来刘小民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温喆来了个满脸花。

  温喆被刘小民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从小到大温喆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刘春杏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

  “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

  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

  “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

  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

  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

  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书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

  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

  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

  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

  ”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

  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

  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

  ”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

  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

  “你是温先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

  ”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

  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

  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

  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

  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

  ”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

  赵卓娜和韩寒现状?韩寒为什么要娶金丽华不娶赵卓娜  近日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又曝新料,其中就包括韩寒和赵卓娜的出轨事件,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但是似乎有意无意就会被网友扒出来。

  当年韩寒为什么不娶赵卓娜?网曝韩寒儿子是赵卓娜的这是不是真的?下面就由男人世界的小编为你扒扒事情的真相,两人的真正关系是什么。

    韩寒赵卓娜睡过吗  两年前韩寒和赵卓娜的绯闻闹得轰轰烈烈,但终归落了幕。

  如今,韩寒时常晒出韩小野纯真的笑脸,似乎早已放下过去,跻身好爸爸行列。

    虽已有了韩小野这个萌娃,但“国民岳父”韩寒的绯闻依旧层出。

  之前他又被爆出中秋节时在上海幽会女星赵卓娜,还接对方回家共待一夜。

  而绯闻的另一边,之前也有传言称韩寒老婆金丽华已经怀上二胎。

  如此复杂,记者也就此联系了韩寒的友人,但对方表示这是人家私事,对两个传闻均不予回应。

    据了解,2014年中秋节当晚,韩寒被目睹出现在上海虹桥机场,随后女星赵卓娜步出,两人相会举止亲密,韩寒还不忘用手机给女方拍照。

  随后赵卓娜上了韩寒的敞篷豪车座驾,两人直奔韩寒的寓所,一夜之后又在清晨匆匆离开。

     其实,这已经不是赵卓娜第一次被目击和韩寒同行,今年8月2日的七夕节,她就和韩寒一道在北京深夜吃饭,聚会结束之后两人又是上了同一辆车。

    赵卓娜是韩寒的前女友?  赵卓娜今年27岁,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说起来还是韩寒老婆金丽华的学妹,前两年就和韩寒传过绯闻,韩少甚至当时表示过“都说爱人如亲人,那么亲人为什么只能有一个”。

  而有网友爆料称:“赵卓娜微博最后一条还是2012年,可是他(指韩寒)新电影新活动的微博直到现在她还在点赞。

  ”  而有关韩寒的传闻还不止这一条。

  实际上,就在韩少中秋节密会赵卓娜一天之后,又有爆料称,韩寒老婆或将生下第二胎。

  虽然有不少网友揣测这则消息的准确度,但也有不少网友纷纷在微博送上了祝福。

    对于这两条传闻,记者也尝试联系了韩寒的老婆金丽华,只不过,对方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而记者联系了一位韩寒的友人,而对方也表示,这是人家的私事,自己不知道也不予置评。

    赵卓娜回应韩寒之事  韩寒2012年9月,在接受某周刊专访时首次对婚外恋传闻作出回应,大方承认和赵卓娜的“婚外恋”。

  韩寒还语出惊人的表示:“我和我太太的感情非常坚固,但也许和其他姑娘也早已如同亲人。

  我甚至希望她们之间能够友好互助和平共处,就是这样。

  其他人会爱上我,我也许也会中意其他人,但没有人能改变我和我太太的感情。

  ”此言论曾引起轩然大波。

    赵卓娜,1988年9月17日出生于中国哈尔滨,毕业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说起来还是韩寒老婆金丽华的学妹。

  2005年的舒蕾之星全国总冠军。

  2008年被评为80后“最具亲和力明星”。

   2010年获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的“亚洲新人奖”。

  参演过《仙剑奇侠传3》《落跑甜心》等影片,并主持了旅游卫视《第一时尚》,江苏电视《欢乐乐无边》多档时尚综艺节目。

     赵卓娜和韩寒分手了吗  “韩寒的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裡面的女主人公叫娜娜,赵卓娜就是1988年出生的。

  韩寒还写,‘更以此书献给你,我生命裡的女孩,无论你解不解我的风情……在此刻,我是如此地想念你,不带们!&quo;这两个人肯定不止是认识那么简单。

  ”“赵卓娜长发大眼气质清纯,和韩寒喜欢的女生类型也吻合。

  ”  赵卓娜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曾是舒蕾之星全国总冠军,参演过《仙剑奇侠传3》等剧集,也拍过不少MV和广告,但星运一般,事业不算顺畅。

  2012年5月4日开始她写了一百多条给“何安”的微博,条条都含情脉脉,“何安”就是韩的拼音。

    有细心的网友八卦,称赵卓娜微博关注互动的都是韩寒的亲朋好友圈,与韩寒、韩寒父亲“韩仁均叔叔”、韩寒出版人路金波、韩寒乐队“亭林镇独唱团”等都相互关注,互动热烈,可见关系匪浅。

    韩寒赵卓娜还在一起么  赵卓娜  韩寒电影《(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后会无期》的营销策划为一家叫“青瓦青花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而知情人曝出,青瓦青花为赵卓娜的营销公司。

    卓伟称,韩寒跟赵卓娜还在一起,两人在一起多年,爱情也升级成了亲情。

  据卓伟说,韩寒的儿子是跟现任妻子生的,不是跟赵卓娜。

  

“妹子,这个力道够了不?”“再用力些吧。

  ”苏倩抿着嘴唇,声音软糯糯的,很好听。

  她刚出差回来,听说老公的远房表叔住进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买点菜回去做顿好吃的。

  正想着,许文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来的酥痒感,让她娇躯一颤。

  听到这轻吟,许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一阵燥热。

  他今年三十五岁,前两年因为视觉神经压迫,成了盲人,前几天远房表侄把他喊进城里,这侄儿虽然跟自己没有啥血缘关系,但对自己挺不错的,特意给自己找了个盲人按摩的活儿。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紧张,每按一下,都会询问客人的感受。

  虽然他看不见,可凭着双手的触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还有那娇滴滴的声音,要是在床上叫起来,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想到这,他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苏倩腰间抚摸着,感受那细腻肌肤带来的快感。

  渐渐的,他的身体有了反应。

  而苏倩也来了感觉,避免出糗,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差半个月,需求旺盛的她对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只是做个盲人按摩,稍微摸两下,就受不了啦。

  “师傅,你别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苏倩柔声道。

  “哦哦,好的!”许文点点头,双手顺着臀部,滑到大腿上。

  当指尖划过臀部的时候,苏倩感觉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痒得不行,不由得回头瞥了一眼。

  脸蛋儿刷的一下就红了!眼睛看不见,也能起反应?不过,看着样子,可比自己老公强太多了。

  “妹子,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

  ”也是在这时候,许文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分别摁在苏倩腿上,用力往臀部处一推。

  “嗯啊……”苏倩大声叫了出来。

  痛苦中夹杂着舒爽,就好像是办那事时轻吟,听得许文热血沸腾。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见,就能欣赏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样了。

  刚有这个想法,许文突然感觉眼睛一阵灼热,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当视线逐渐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

  那挺翘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再配上灵动的大眼睛。

  好一个美人胚子!许文喉咙滚动,隔着墨镜的视线在苏倩身上游弋。

  蜂腰翘臀大长腿,白嫩的皮肤没有任何瑕疵,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性感。

  视力突然恢复,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医生说过,他的视力恢复没有特定的时间。

  两年没见着女人了,此刻他赶紧压抑住喜悦,继续装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动,恰好抵在苏倩那特殊的部位。

  “师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异常,苏倩下意识夹紧双腿,可因为这个动作,手指被夹紧,反而让她觉得更刺激。

  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满足“给你按摩啊!”许文假装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错地方了,让你按腿,不,不是那个地方。

  ”苏倩羞得满脸通红。

  许文讪笑两声,“对不起妹子,我刚入行,还不是很熟练,实在抱歉。

  ”“没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苏倩娇嗔的看了许文一眼,有些小鹿乱撞。

  刚刚没注意,这瞎子,长得还不错,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秦桧儿子怎么死的)苏倩分开双腿,许文这才抽出来,在她美腿上揉捏着。

  刚刚看不见,这会儿能看见了,许文的反应越来越强,恨不得把这双大长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师傅,你有老婆吗?”苏倩突然问道。

  许文动作一停,摇头苦笑,“我这样子,谁嫁给我,就是活受罪。

  ”苏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动,那里看上去那么强,女人嫁给你才是有福呢,还受罪。

  现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两三分钟就完事儿,都快得抑郁症了。

  每每想到这事儿,苏倩就郁闷,不禁自言自语道:“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该给你按肩颈了,不过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许文没听到她的话,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来吧。

  ”苏倩点点头,趴在床上。

  许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热的触感,苏倩情不自禁颤抖了下,嘴里也发出轻哼。

  “师傅,你稍微快点,我还得赶着去买菜。

  ”其实她哪是赶着回去买菜,分明是因为太难受,想着赶紧回去和老公干点羞羞的事儿。

  “得嘞!”许文应了一声,双手搓热后,由后往前推动,身体也随之挪动,他火热的那处,一下一下撞击在苏倩的腿间。

  “嗯唔……师傅,你轻点,难受。

  ”苏倩双眼迷离,娇喘连连。

  许文已经看出来,这女人来了反应,他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机会,断然不会放过。

  正想着如何才能吃掉这个美女的时候,苏倩突然说道:“师傅,别按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不等许文反应过来,她就赶紧下床换好衣服,直接离开了。

  其实她彻底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这才突然离开。

  许文懵逼了,看着带着反应的身子,唉声叹气,不过一想到眼睛恢复了,心情瞬间就好了。

  离开按摩店后,苏倩火急火燎的买了些菜,赶紧回到家,想找老公吴杰泄火。

  可老公还没下班,她实在没忍住,见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厅里就自己解决了起来。

  也是在这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本以为是老公回来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傻眼了。

  刚刚的盲人按摩师,怎么是他。

  难道……他,他就是表叔?许文也惊呆了,他大大的瞪着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刚苏倩离开后,他就提前下班回来,打算告诉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经恢复的事情,可谁知道刚打开门,就见着了按摩店那个女人。

  并且,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进裙摆里。

  这个动作,不言而喻。

  亏得许文反应快,赶紧假装伸手四处摸索着,喊道:“阿杰,我回来了,你在家吗?”听到这话,苏倩才反应过来,松了口气,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过来扶着许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还没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听阿杰提起你,听阿杰说你之前出差了,我现在暂时住你家,不打扰吧。

  ”许文道。

  苏倩摇摇头,“表叔你哪里的话,您大老远的进城来,我们做为晚辈的,照顾您是应该的,来,快坐,我给你倒杯水。

  ”扶许文坐下后,苏倩走过去倒水,可心里却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画面,她就觉得羞耻。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应了。

  不过还好,表叔是个瞎子,不然可真够丢脸的。

  轻轻跺了跺脚,苏倩拿着杯子走过去,递给许文。

  “表叔,你喝点水,我先去做饭了。

  ”看着表侄媳妇儿娇艳欲滴的模样,许文动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呢。

  ”一听这话,苏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记错了,咱们又没见过面,怎么会熟悉呢。

  ”见苏倩紧张的样子,许文心里好笑,可表面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也对,兴许是在电话里听到过吧。

  ”苏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许文立马又起了反应。

  这要是能揉两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点什么,别人也不会怪自己吧?想到这,许文假装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两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苏倩的雪白上。

  好软好弹!“嗯哼……”苏倩的身体本就难受,被这么一抓,那种反应更强了。

  但是一想到许文的身份,她赶紧后退一步。

  “啊,倩倩,对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苏倩的反应,许文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过激了。

  “没事的表叔,杯子在这儿,您拿好。

  ”苏倩握着许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这么晚了,您应该也饿坏了,我这就去下厨。

  ”说完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她深呼吸两口气,想要压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惊人的部位,结果越来越难受,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不忘偷瞄许文。

  许文发现后,心里不停偷笑,看来这侄媳妇,被自己给吸引住了。

  阿杰这小子够可以的,刚大学毕业没两年,就找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

  不过,既然这妮子这么喜欢看,那表叔就让你看个够。

  “倩倩啊,我想换身衣服,你能扶我去卧室一下吗?”许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这就来。

  ”苏倩乖巧的小跑出来,扶着许文往卧室走去,由于许文比苏倩高半个头,他正好可以从上往下看到两片雪白。

  看到那种画面,许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苏倩将他扶进卧室,把衣服找出来后,娇声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烦你了,倩倩。

  ”许文故意对着另一边说话,制造自己还是瞎子的假象。

  苏倩没再说话,假装走出去,紧接着又轻手轻脚的走过来,靠在门边,直勾勾盯着许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许文心里得意,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裤子。

  之前看到许文的强大后,苏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亲眼看看到底有多厉害。

  不然她做事都会心不在焉!当裤子脱下后,苏倩忍不住捂着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厉害!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这些,苏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脸及脖颈一片通红。

  许文将苏倩的反应看在眼里,那妩媚娇羞的样子,让他难以把持。

  这表侄媳妇,难道平时没能得到满足?嘿嘿,那我再让你看仔细些。

  许文故意挺了挺身,还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这个举动,看得苏倩燥热难忍,不由得夹了夹腿。

  不过见苏倩只是偷看,没有其他动作的趋势,许文计上心来,假装穿不进裤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来帮叔个忙吗?”听到这话,苏倩愣了一下,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裤子穿不上,你能帮我穿一下不?”许文扯着嗓子叫道。

  苏倩小跑进来,眼睛一直盯着许文下面那处,可嘴上却说道:“表叔,我帮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虽然她很渴望,但是也从来没想过要真的发生点什么,毕竟辈分在那儿。

  这要是传了出去,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其实仔细一想,苏倩就会知道,许文不应该穿不进裤子,不然平时咋穿的。

  不过此刻的她,脑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没有多想。

  许文也没想到苏倩会犹豫。

  看样子,自己这表侄媳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放。

  但是都这份上了,他不愿放弃,故意苦笑一声,“那算了吧,我就在卧室待着,等阿杰回来再帮我。

  ”“表叔,我帮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只是觉得不方便,也没说不帮你啊。

  ”苏倩翻了个白眼,这要是老公回来发现自己怠慢了表叔,准得说自己。

  毕竟吴杰说过,表叔以前对他比亲叔叔还好。

  苏倩深呼吸一口气,然后走近许文,拿起裤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稳,先把一只脚抬起来。

  ”许文照做。

  苏倩把裤子慢慢往上提,到裤裆处的时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当她的拇指尖无意碰到那处,许文舒服得差点没站稳。

  不行,这是长辈,不能胡思乱想。

  苏倩一个劲安慰自己。

  许文看得出苏倩的挣扎,于是火上浇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帮我捏一下不。

  ”苏倩一愣,瞥了一眼许文,发现他神色如常,于是应了一声,轻轻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她柔嫩的小手很灵活,每捏一下,许文的渴望就强上一分,不一会儿,那处直接把裤子撑了起来。

  苏倩发现这一幕,完全移不开视线了。

  “倩倩,你和阿杰结婚两年了,还没打算要个孩子吗?”许文问道。

  苏倩反应过来,“现在还年轻,先挣钱,以后再生也不迟。

  ”“该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

  ”许文故意道。

  苏倩脸一红,还真被表叔说准了,每次两三分钟,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样。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许文会问这种话题,娇嗔一句,“哎呀表叔,这种问题,很难说出口啦。

  ”撒娇似的语气和柔媚的模样,越发吸引着许文。

  在渴望趋势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咙干涩的说了句。

  “倩倩,我好难受,你能帮帮我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456.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6876.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7229.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260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5078.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7175.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171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2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