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akamura massage,新手必看

 罢了罢了,不说出去,谁会知道呢?就这一次,以后绝对不这样了!  张桂芳内心挣扎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挣扎,双臂也紧紧环住了李耐的脖颈。

    察觉到了张桂芳的动静,李耐大喜过望,直接将张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将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张桂芳身上散发着诱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来了,他兴奋地扑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却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门外传来一道年轻女声,有人来了!  这下子,不仅张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听着怪熟悉的,该不会是……  “耐子,怎么办?”张桂芳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别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先藏起来,我装病!”  李耐迅速说了一句,便将床上卷起来的被子摊开,张桂芳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缩着身子钻了进去。

    敲门声愈发急切,李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开了门。

    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李耐顿时愣了愣,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柳沟村的村花,杨小雪!  杨小雪年纪跟李耐一样大,俩人的渊源也颇深,从村里小学到镇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杨小雪生的格外水灵,就算在村里长大,皮肤也白的发光,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皮肤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美女比起来,杨小雪的漂亮脸蛋是纯天然的,没掺一点假,因为长期干农活的缘故,身材也极为火辣。

    因此在柳沟村,杨小雪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无数年轻小伙的暗恋对象,李耐自然也一样。

    高中毕业后,杨小雪没有考上大学,只能留下来帮家里种地,两人也就四年没有见面,这期间李耐也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据说家里一直安排着相亲,可杨小雪压根没那心思,也就没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着去找杨小雪联络联络感情,但一直都没行动,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自上门了。

    “小雪,你……你咋来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四年没见,杨小雪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的土气,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丛中的一朵娇艳玫瑰。

    杨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来买瓶水带着。

  ”  “行,先进屋,我给你拿水。

  ”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将她迎进了屋。

    放在平时,李耐是很乐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现在炕上还藏着一个张桂芳,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犊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着,杨小雪能快点离开。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时,一道闷响却忽然从里屋传来,他当场就脸色一变。

    张桂芳这个姑女乃女乃干啥呢?这是怕自己不会被发现吗?  果然,杨小雪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去,她黛眉微皱,一边向里屋走去,一边问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亲收养来的养女,李耐的妹妹,在镇里上高三,和杨小雪的关系很不错。

    “没,没有!”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抢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门。

    “你这是干啥?”杨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没,没干啥,起床还没收拾铺盖,乱的很。

  ”李耐挠了挠脑袋。

    “哦……”  杨小雪微微颔首,美眸中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小雪,你不是还要去地里么?趁着现在还凉快,早点去,待会就晒了。

  ”李耐打了个哈哈,看似好意地出声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  杨小雪倒也干脆,把钱一给,拿起柜台上的水便出了门。

    眼瞅着小学离开,李耐这才松了一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还好没被这妮子发现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窝里藏着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阵火热。

    转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开了被子,张桂芳脸色绯红,衣衫不整,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女.叟子,没憋坏吧?”  张桂芳摇了摇头。

  她衣服没穿好,这一摇头,那里也在跟着晃动。

    李耐看直了眼,隐隐又有了有反应的趋势。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扑上去……  张桂芳嘤咛一声,也紧紧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着王铁柱和李耐干这事,她虽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结实身体带来的期待感,却将那一丝愧疚彻底压了下去。

    张桂芳现在只想索取,让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两人正在炕上激情,却不知,杨小雪并没有真的离开。

    杨小雪心思聪慧,之前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却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门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猫在挠一样,想了想后还是折了回来,想要一探究竟。

    刚走到小诊所门口,一阵隐隐约约的哼唧声就从里面飘了出来,让杨小雪一愣。

    这声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个女人,难道之前李耐不让进里屋,是因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还有这种声音……饶是杨小雪未经人事,也猜出了点什么,一张俏脸顿时臊得通红。

    “呸,这个李耐真不要脸!”  杨小雪在心底唾骂一声,本想着立即转身离开的,但那哼哼唧唧的声音却仿佛有种莫名的魔(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力,让她怎么都移不动道。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杨小雪轻手轻脚掀起门帘,踮脚朝里面看去。

    小诊所的门是木门,上面有块玻璃,透过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杨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记带上里屋的门了,因此杨小雪竟然真的能隐约瞟见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杨小雪的心跳顿时就剧烈了起来,只感觉面颊发烫、身子发软,小腹处也升起了一丝异样之感。

  屋子里,张桂芳的黑色打底裤已经被褪到了膝盖处,她两条修长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则是半跪在炕沿,从杨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势极度诱惑。

    此时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门外偷窥?  张桂芳美眸微闭,小嘴微张,喷香的娇躯轻轻颤抖着,时不时会发出一两声压抑的哼叫。

    趴在门上偷看的杨小雪将这一切都尽收眼中,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有一波接一波的怪异感觉席卷全身。

    小腹处越来越火热,身体越来越奇怪,杨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看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婶子平时都喜欢开这种玩笑呢!  看着看着,杨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觉体内似乎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缓和。

    然而她这一动之下,手肘却不小心顶在了木门上,顿时“登”的一声响。

    这响声让屋内屋外的三人皆是一个激灵,张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却被这道声音吓了一大跳,顿时花容失色,急忙推开了李耐,手忙脚乱地去提裤子。

    “谁?”  李耐心里窝火到了极点,好事接二连三被人打断,他现在都有砍人的冲动了。

    怀着一腔火气冲出小诊所,却没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扫了两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墙角。

    难道是她?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缓缓勾了起来。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张桂芳已经把裤子提了起来,通红的俏脸上满是惊慌。

    “没事,应该是谁家的狗来闹了。

  ”李耐摆了摆手。

    接连两次没办成好事,别说张桂芳了,连李耐自己的兴致都消退了大半,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

    “耐子,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饭……”张桂芳俏脸通红,低声道。

    “嫂子,要不我们再试试?”  到嘴的鸭子要飞,李耐还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张桂芳却接连摇头,很显然,今天是没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进一步深入交流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刚刚舒服过,不急在这一时,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没有强求。

    又给张桂芳称了两斤好鸡蛋,也没收她钱,后者脸上这才出现了一丝笑容。

    “桂芳嫂,按摩还有俩疗程呢,改天我再帮你!”  李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说!”  张桂芳哼了声,风情万种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动着丰腴的身子出了门。

    送走了张桂芳,李耐就抓紧时间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烦。

    正收拾的时候,门口挂着的铃铛却再一次响起。

    李耐皱了皱眉头,嘀咕一声,今天的生意怎么这么好?  “来了来了!”  李耐吆喝着走出里屋,却看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早应该离开的杨小雪,刚才在路边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严重怀疑是这妮子。

    杨小雪俏脸上挂着一抹嘲讽的冷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发毛,急忙咧开嘴笑了笑:“小雪,还有啥事儿?”  “我看到桂芳嫂子从你这出去了。

  ”  杨小雪忽然开口。

  杨小雪轻飘飘一句话,却让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变了脸色。

  “刚才你支支吾吾的,原来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张呢!”“桂芳嫂是有夫之妇,你竟然跟她干那种不要脸的事!”杨小雪冷哼一声,眸子中掠过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脸上满是鄙夷:“我原本以为你上过大学,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样,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听,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张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场了;而喜,却是因为杨小雪既然会这么说,那对自己的感觉,肯定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如果她不在乎,哪还会管自己干啥?“小雪,你真的误会我了。

  ”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转,脸色一萎,苦笑着说。

  “误会?我站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说到这里,杨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脸色顿时一阵潮红:“我亲眼看到,桂芳嫂把裤子脱了,你……”“你知道的,我是医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让我帮忙看病的!”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不成?”见这家伙还死鸭子嘴硬,杨小雪对他愈发厌恶。

  “当然有了,女人的那个地方也是会生病的,我刚才就是在帮桂芳嫂检查呢!”李耐心思转动,脱口而出道。

  “我这不刚回家不久么,决定进行一次免费普查活动,村子里所有女性都可以来我这进行一次免费检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个客人。

  ”杨小雪闻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业,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个地方的确是会生病的,检查也说得过去……难道是自己误会这家伙了?这么一想,杨小雪的心思顿时有些动摇了,但还是冷声道:“既然是检查,那我去的时候,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来?”“检查那里,换谁来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杨小雪的小腹处,无奈道。

  “小雪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来检查,希望被别人看到么?”杨小雪闻言顿时面红耳赤,轻唾了一口:“流氓!”看她的表情,显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话了,李耐顿时暗松了一口气。

  “你一个男的,却要帮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在城市里,男医生干这个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脸色一正:“身为医生,是要有职业道德的!”“你来的时候桂芳嫂子刚脱了裤子,要是被你撞见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检查身体,也解释不清楚,还不如藏起来呢!所以……”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说的都是真的?”杨小雪脸色缓和了下来,半信半疑问道。

  “当然了!”李耐点了点头,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厉害的……”杨小雪虽然未经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当即便明白了李耐话里的意思,俏脸更是红得要滴血。

  而且听李耐这么一说,她又想起之前在门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胀胀,似乎真的不小……呸,杨小雪你想什么呢?杨小雪一个激灵,急忙止住了念头。

  “小雪,咱们农村人的卫生观念比较淡薄,特别是女性。

  因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数,所以我这个检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尽早发现,尽早治疗。

  ”“说起来,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李耐随口说了一句,视线不自禁往杨小雪身上飘去。

  杨小雪个子不矮,一米七左右,虽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免费的么?”被李耐这么一说,杨小雪竟然有些意动了,将信将疑问道。

  李耐本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奢望能帮“村花”检查身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听她的语气,似乎有戏?心中一阵激动,李耐忙不迭点头:“自然是免费的!”杨小雪性子矜持,平时和男人话都不多说,唯独今天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李耐给桂芳嫂检查身体的那一幕不断再脑海中闪现,让她既面红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杨小雪羞红着脸微微点头:“那……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

为了防止嫂子发现自己已经恢复正常,周斌低头,心情沮丧的说:“别的小朋友都有哥哥姐姐领着去街上玩,你不领着我去。

  ”原本还有一点怀疑的想法,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所有的想法都被打破,愧疚的对着周斌说:“阿斌乖,等你大哥回来,我们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周斌觉得身体里有一把情火在燃烧,特别是在嫂子靠近的时候,燃烧的更加旺盛。

  刚打算拥抱嫂子的时候,听到王妍严厉的声音。

  “你自己在家乖乖的,我去工厂上班。

  ”“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家。

  ”周斌很委屈的说。

  看着他这么可怜的模样,王妍于心不忍的说:“你陪我一起去,不要乱跑。

  ”周斌连忙点了点头,用余光看着嫂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的幻想连篇。

  来到服装厂,所有的工作人员依旧没有给王妍好脸色看。

  周斌当然感受到了她们不友好的目光,在王妍不注意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们的样子。

  还在考虑怎么对付他们,却不被嫂子发现的时候,听到王妍说:“周斌,你在这里等着嫂子,我要进去工作,你千万不能乱跑,明白吗?”看到周斌点了点头,王妍放心的往里面走去。

  周斌痴迷的看着嫂子扭动的身体,特别向往跟嫂子相互拥抱的感觉。

  特别是嫂子白嫩的皮肤,特别的滑润,让自己深陷其中。

  王妍来到厂房,看到自己的工位上,堆满了不用嗯东西,王妍心里清楚,她们在针对自己。

  故意找自己的麻烦。

  心里很委屈,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

  “小王,你去把这些东西全部清洗一遍。

  ”张姐扭动着圆润的屁股,翘着兰花指,细声细气得跟王妍说。

  “为什么?”王妍想不明白,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为什么还要清洗一遍?张姐嘲讽得看了她一眼,冷嘲热讽的说:“因为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她说完,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屑地说:“刚进厂子没几天,就想勾引王总,简直痴人说梦。

  ”张姐颠倒是非的能力,真的没有人能够比得上。

  王妍很生气,她却不敢说,担心张姐让自己卷铺盖走人。

  身边的同事看到王妍这种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纷纷心中窃喜,觉得王妍就是活该,谁让她自我感觉良好的勾引王总,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鬼样子。

  忍气吞声的抱着不用的衣服往外面走去。

  双手紧紧的握住拳头,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

  周斌很担心嫂子在里面的情况,生怕她受到欺负。

  就打算往窗边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一群长相凶神恶煞的人,冲着他走过来。

  一时半会儿,周斌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继续装傻充楞的往那边走去。

  小混混李大彪拦住周斌,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小兄弟,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吗?没有人在这里陪你玩?”这群小混混,早在周斌进厂子的时候,就听到经理弄了一个傻子进来。

  每个人的心里都很好奇,这个傻子是不是有什么超出别人的地方。

  周斌很害怕的指着一个方向说:“我嫂子在里面干活,就我自己在这里,我现在要去找我嫂子。

  ”一边说一边往那边走去。

  李大彪拽住周斌,“你嫂子现在还在忙,要不然让我们陪你玩好不好?”虽然周斌的心里,一点都不想让这群人陪自己玩,可想到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傻子,便笑着对着他们说:“好啊,好啊,你们想要陪我玩什么?”看到周斌这种呆呆傻傻的样子,李大彪对着身后的小弟,哈哈大笑得说:“你们看,他还真的是一个傻子。

  ”周斌快速得打了他一下,很愤怒的对着他说:“我嫂子说了,我不是傻子,你们不能这么说我。

  “李大彪紧接着说:“好,你不是傻子,是我刚才说错了,为了弥补我的错误,哥哥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周斌看着时间还早,陪他们出去玩一会儿也无妨,继续装疯卖傻的说:“好啊,我最喜欢玩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市里最著名的娱乐场所走去。

  当然了,一起去的还有服装厂好几个思想领先的妹子。

  可是等着他们都到了KTV,周斌才发现有一群思想先进的妹子跟着。

  内心一阵激动,心想难道今天能够享受鱼水之欢?想想都觉得激动。

  李大彪看着周斌色迷迷的样子,笑着走过去说:“你也喜欢女孩子?”“我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

  ”周斌傻乎乎的说。

  看到周斌这个样子,李大彪紧接着转身对身后的人说:“你们看到没有,不仅仅是你们喜欢女人,这个小子也喜欢女人。

  ”说完,一堆人哄笑。

  周斌觉得一阵脸红,特别是看到后面那些漂亮的妹子,也在那里嘲笑自己的时候,他真的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李大彪对着红红招了招手,搂着她的肩膀对她说:“今天晚上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

  ”看着李大彪坏笑的样子,红红猜着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安排自己,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笑的这么开心。

  “你说。

  ”静静的抛了一个媚眼,扭着小蛮腰对着李大彪说。

  “把他下面弄大,你觉得有难度吗?李大彪挑眉问道。

  红红小声的说:“彪哥,你有没有搞错,你让我勾引一个傻子?”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李大彪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众女中长的最漂亮的陈琳走上去,不好意思地说:“哥,要不然让我去吧。

  ”李大彪没想到,陈琳竟然主动站出来,顿时吃味的说:“算了,我们一起玩游戏,输了就要接受惩罚,你们觉得怎么样?“这本来就是李大彪开的局,自然由李大彪说了算。

  一群人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哄闹着说:“玩游戏!玩游戏!“周斌才恢复正常没有几天,更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不知道游戏规则。

  “我们玩筛子。

  “没等周斌反应过来,李大彪就把筛子放到他的面前,跟他称兄道弟的说:“来,你先开始。

  ”周斌很为难的看着李大彪,神色尽是尴尬,眼神躲闪的看着李大彪。

  李大彪甩了甩手,催促的说:“别墨迹,快点的。

  ”周斌咬了咬牙,拿起筛子就开始摇晃。

  玩了一局,李大彪很大声问他们猜一猜谁输了。

  刚来到两个妹子,都笑着说肯定是周斌输了。

  周斌很尴尬的站在那里,手无举措。

  李大彪走到周斌的面前,很严肃的对着他说:“输了的人就要接受惩罚。

  ”周斌认命的看着他说:“好吧,你说。

  ”李大彪玩味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堪的。

  ”说着,让赵芳和陈琳过来。

  两个身材高挑,长相妖娆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周斌强忍住自己有力的心跳声。

  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们两个。

  看到周斌的反应,李大彪想要好好的戏弄一下他,便说:“你刚才不是说你喜欢女孩子吗?你跟我说,你最喜欢的是她们的哪个地方?“周斌色迷迷的看着她们,害羞的指了指她们的上面。

  李大彪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周斌的头,没想到周斌虽然傻,竟然还有男人的需要。

  过一会,只见他眼珠一转,坏笑的让周斌摸上去,感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一开始周斌很犹豫,他担心王妍知道了会不开心。

  强忍住内心的冲动,跟李大彪说,他嫂子不让他随便摸别的女生,要不然她们会嫁不出去的。

  等着他说完,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大彪强制的拿他的手放在赵芳的上面,严肃的说:“今天晚上让她们两个人陪你玩,怎么样?”对着陈琳和赵芳使了个眼神,示意她们好好的捉弄一下这个傻子。

  她们两个人扭动着翘臀走上去,分别站在周斌的两边。

  从自己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她们完美的事业线。

  周斌心里忍不住的想象着摸上去的感觉,应该有多爽。

  “我,难道你不想尝试一下这种感觉吗?”陈琳把自己的饱满,紧紧的贴在周斌的身上,双手不断地游走在他的下半身。

  赵芳笑者嘻嘻的拿着他的手放在她的饱满上,问他感觉怎么样。

  周斌心里很清楚,他们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的玩弄,想要看看他什么反应。

  既然她们这样主动,那自己不给他们上演一场精彩的戏剧,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大好时光?双手渐渐的用力,不断地揉搓着赵芳的傲人。

  一开始,心里还是很嫌弃赵芳上面那么小,就出来勾引别人。

  不过,玩弄了一会儿,发现虽然小,但是弹性十足,很想亲吻上去,感受一下赵芳的美好。

  陈琳看到他有感觉,坏笑的说:(大炕上性经历)“呵,你想不想尝试一下更舒服的?“周斌假装什么都不懂得说:“这个东西好好玩啊,可是,我的身体为什么这么难受?”被周斌弄得面色潮红的赵芳,娇嗔地说:“等会,我让你舒服。

  ““嗯……“赵芳没有想到,这个傻子竟然真的有一手,弄起来这么舒服,不知道他会不会吃。

  周斌只不过是玩弄一下,并没有认真,要不然她岂不是要爽死?陈琳心里很嫉妒,为什么自己在这里勾引他,而他在那里伺候赵芳。

  吃醋的走到李大彪的身边,委屈得说:“李大彪哥哥,你看嘛,他们两个人玩的多开心,根本就不需要我。

  ”的确,李大彪看到赵芳脸上陶醉的表情,很郁闷。

  但是,看到周斌下面撑起了那么大的帐篷的时候,心里不屑地嘲笑。

  原来,傻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要?绝对不能让周斌继续舒服下去,于是他拉过赵芳,狠狠的亲吻了几口。

  没有玩具,周斌竟然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双手特别难受。

  那种柔软的感觉,真的让人着迷。

  “你为什么要要亲她?我也要。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还会攀比?周斌看着被自己弄得小脸红彤彤的赵芳,又看向她的樱桃小嘴,滑腻腻的,肯定特别甜。

  想想都让人激动。

  如果真的亲吻到了,那自己岂不是成神仙了?李大彪对着周斌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坏笑着说:“要不然这样,你们三个人玩一个游戏,只要你赢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样?“周斌装傻的说:“什么游戏?““抓馒头游戏。

  “所有人会心一笑,只有周斌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1845.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72.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81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345.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742.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5543.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38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7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