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av 成人,新手必看

“嘿嘿嘿……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特意给你送咖啡过来……”韩鹏一边献殷勤,一边有意试探道,“里面那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韩如冰自然不会告诉韩鹏事情的真相,毕竟这关乎到她的脸面。

  她并没有接过段鹏手中的咖啡,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没什么,妨碍公务而已……”段鹏知道韩如冰并没有说实话,然而他也没有说破,而是继续试探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小子?”韩如冰无奈地摇了摇头:“还能怎么办?老规矩,让他在审讯室呆一晚上,好好反省反省,天一亮就放了。

  ”段鹏转了转眼珠,突然心生一计,透过窗户望了望审讯室里的欧阳羽,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道:“我看这小子似乎有点眼熟啊?好像是我们刑警队正在追捕的一个逃犯。

  ”“哦?你确定?”韩如冰诧异地问道。

  段鹏笃定地点了点头:“没错,八成就是这小子!冰冰,你也辛苦一天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小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置就好了。

  ”“那好吧,人交给你了,我回去了。

  ”韩如冰巴不得躲段鹏远点呢,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少顷,段鹏带着一个名叫潘杰的年轻男警官,迈步走进了审讯室。

  欧阳羽正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见两个男警官进来了,忍不住开口问道:“二位警官,我可以走了吗?”“想走?没那么容易!”段鹏一边说,一边对身边的潘杰递了个眼色。

  潘杰立即心领神会,摘下了警帽,扣在了监控探头上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欧阳羽不明就里地问道?“什么意思?哼!”段鹏沉下脸,从腰间抽出警棍,冷笑道,“臭小子,你胆子不小啊,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老子过来帮你舒活舒活筋骨!”说罢,段鹏手中的警棍,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羽的头上。

  尽管欧阳羽受过特殊训练,抗击打能力要远远高于常人,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警棍,他还是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然而欧阳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出声来:“呵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韩警官根本没拿正眼看过你吧?上赶着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亏你还是个男人!”“臭小子!你活腻了吧!”段鹏再次举起警棍,劈头盖脸朝欧阳羽的头上、身上砸去!这时候,潘杰在一旁担忧地制止道:“鹏哥,别打了,再打下去该出事了……”段鹏这才悻悻收手,气喘吁吁地说道:“把这小子送到第二监狱去,和那些重刑犯关到一起!”“这……鹏哥,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再说这也不符合规定啊?”潘杰不由得面露难色。

  段鹏沉着脸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你要是还想继续穿着这身警服,最好按我说的去做!”面对段鹏的威胁,潘杰没有办法,只好将欧阳羽押上警车,带他前往尚海市第二监狱。

  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自然听说过第二监狱。

  尚海市一共有两所监狱,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普通罪犯,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警车停在了第二监狱门口,潘杰摇下车窗,与监狱门口站岗的狱警交流了几句。

  随后他又摇上了车窗,回过头一脸歉疚地看着欧阳羽:“兄弟,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无奈,希望你不要记恨我……”听到潘杰的话,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叫段鹏的家伙在搞鬼!而这个潘杰,只不过是被裹挟而已。

  少顷,监狱大门打开了,两名狱警从里面走了出来,将欧阳羽押送进了监狱。

  从始至终,欧阳羽一直保持着沉默,他甚至没有趁机向狱警控诉。

  欧阳羽很清楚,既然段鹏那个家伙敢私自将自己送到第二监狱,就说明他早已经安排打点好了一切。

  自己横竖躲不过这一关了,何必还要多费口舌呢?辗转,两名狱警带着欧阳羽来到了一间羁押室,将他铐在了椅子上。

  没过多久,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欧阳羽:“你就是欧阳羽?”欧阳羽点点头,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

  中年男子个头不高,身材较胖,虽然脸上一片温和之色,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狡诈的精光,看样子是一个阴险十足的家伙!中年男子坐在了欧阳羽的对面,不紧不慢地说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张,是第二监狱的监狱长。

  欧阳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在这里委屈几天。

  欧阳羽不由得冷笑一声:“呵呵,能得到监狱长的亲自‘接见’,看来我欧阳羽面子还不小呢!”张狱长没有理会欧阳羽的冷嘲热讽,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希望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就算我再聪明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小人给算计了?反正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就算我申冤也是无用,又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呢?”张狱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好了,将他收监吧。

  ”“是!”两名狱警立即押着欧阳羽,缓缓朝牢房区的方向走去,最终将他带到一扇冰冷的铁门前。

  其中一名狱警一边解开欧阳羽手上的手铐,一边厉声喝道:“欧阳羽,从今天开始,你被收押在13号牢房,要和你的狱友和睦相处,不许打架斗殴,记住了吗?”欧阳羽并不理睬狱警的话,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大步走进了牢房。

  由于牢房内的光线很是昏暗,欧阳羽的眼睛适应了一阵,才看清原来牢房内一共有七个男人,每一个都是身高体壮、五大三粗的,全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仿佛窥视着猎物一般。

  从他们凶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来看,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啊!尤其是中间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家伙,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气,看样子绝对是个杀人犯,而且不只杀了一个人!欧阳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那个叫段鹏的家伙还真是卑鄙,这是要整死老子啊!不过欧阳羽并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地坐到了一张空床铺上面。

  这时候,其余六人纷纷看向纹身男,其中一个光头说道:“华哥,这小子似乎不太懂规矩啊?”纹身男迈步来到欧阳羽面前:“小子,第一次进来吧?不知道来这里要‘办手续’么?哥几个你们说对不对?”“对!”众人一边附和,一边纷纷凑了上来,很快便将欧阳羽围在了中间。

  纹身男摆摆手道:“先别着急动手,这小子是个雏儿,咱们要慢慢‘享受’!先让他面壁思过,醒醒脑子!”光头立即推了欧阳羽一把:“臭小子,说你呢!听见没有?去!赶紧到墙角面壁去!我来给你做个示范,看好了啊!”说罢,就见光头弯下腰去,脑袋顶着墙,双臂向后高高扬起,活脱脱像是一只秃尾巴鹌鹑。

  看到光头摆出的姿势,众人再次纷纷笑出声来。

  这样的经历,他们每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都遭遇过,可以说是监狱里的“传统”了。

  光头直起身,对欧阳羽喝道:“姿势要标准,弯腰必须呈九十度角,手臂必须要伸直,这是规矩!先面壁思过二十分钟,一会还有其他‘手续’,等所有‘手续’都办完了,你小子就算是过关了。

  ”欧阳羽没有理会光头,而是对纹身男说道:“华哥是吧?看样子你应该就是这个牢房的老大吧?”纹身男得意地点了点头:“没错,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名周庆华。

  ”旁边的光头赶忙附和道:“想当年,华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你小子要是早生几年的话,应该听过华哥这么一号。

  ”欧阳羽并不知道周庆华到底是什么来头,也丝毫不感兴趣。

  他唯一关心的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周庆华,欧阳羽不卑不亢地说道:“华哥,咱们萍水相逢,我并不愿与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仇作对。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进监狱,但我知道,规矩就是规矩,任谁也不能例外,何况当年武松还差点挨了一百杀威棒呢,不是吗?”周庆华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你小子还算上道,既然如此,哥几个可就对不住了!”欧阳羽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记住,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一次,如果你们敢第二次对老子动手,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说罢,欧阳羽身体一蹲,整个人蜷缩在墙角,护住自己全身的要害。

  周庆华拿起一床被子,缓缓走了过来,将被子蒙在了欧阳羽的身上,继而大手一挥。

  其余人纷纷一拥而上,对欧阳羽好一阵拳打脚踢!不知道打了多久,周庆华摆摆手道:“好了好了,别打了。

  ”众人这才纷纷停手。

  欧阳羽慢慢掀开身上的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似全然没事。

  要知道,欧阳羽的抗击打能力远远高于常人,这顿拳脚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挠痒痒一般。

  欧阳羽掸了掸身上的土,冷哼道:“哼!还别说,你们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够专业的,专打身子不打脸,是怕被狱警看出来吧?”周庆华一脸得意地看着欧阳羽:“怎么样臭小子,服了吗?”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打了就打了,问这些有意思么?还有别的‘手续’吗?咱们继续……”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周庆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周庆华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欧阳羽,心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挨了一顿毒打,竟然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事情?看得出,这小子非同小可啊!周庆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庆幸刚才并没有故意刁难欧阳羽。

  心说真要是把这小子惹急了,哥几个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沉吟片刻之后,周庆华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满脸堆笑地说道:“小兄弟,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谁都逃不掉。

  不过……看你小子是条硬汉,其他的‘手续’就免了吧。

  ”“好吧。

  ”欧阳羽也不多废话,缓缓走回到自己的床铺。

  虽然挨了一顿毒打,但欧阳羽丝毫没有生气。

  一来,那些人的拳脚根本伤不到他,二来,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节外生枝。

  这时候,周庆华再次凑了过来,态度也变得和蔼了许多:“小兄弟,犯了什么事进来的?”欧阳羽轻描淡写地说道:“本来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被当作毒贩子抓了起来,然后就送到这里来了。

  ”然而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具备法律意识。

  像欧阳羽这样,既没有犯法也没有经过审讯,便直接押送到这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得罪人了。

  周庆华担忧地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小兄弟,看样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欧阳羽满不在乎地说道:“无所谓,既然来了,就在这好好休养几天,权当是度假了。

  ”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心说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吗?竟然把在重刑犯监狱服刑当作是度假?这时候,欧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周庆华道:“华哥,我刚刚回到尚海市,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我想和你打听个事情。

  ”“哦?什么事情?”周庆华诧异地问道。

  “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扫毒啊?”欧阳羽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觉得,即便被人举报吸毒,警方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就冒然出警,而且还是缉毒大队的队长亲自带队。

  别看周庆华他们在监狱服刑,但他们并没有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

  要知道,在这所第二监狱里关押着很多尚海市(完美暗恋)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虽然他们人在监狱里服刑,但是道上的一举一动,他们甚至比警方还要了解。

  周庆华犹豫了一下,对欧阳羽说道:“小兄弟,实不相瞒,最近尚海市的确正在扫毒,好多毒贩子都被抓起来了。

  ”“哦?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吗?”欧阳羽再次问道。

  周庆华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

  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盘踞本市的几个大毒枭,联合控制着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货量,避免触及警方的底线……然而就在前不久,本市最大的大毒枭肖振东被仇家暗杀,从那之后,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一些以前从来没有从事过毒品买卖的大佬,也纷纷染指毒品交易,互相争夺货源、打压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甚至还发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总而言之,现如今道上已经彻底乱成一锅粥了,唉……”说到最后,周庆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他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

  欧阳羽很理解他们,虽然他们人在监狱服刑,但是监狱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兄弟。

  不过欧阳羽毕竟与他们并不是很熟,多说无益,索性翻身躺倒,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韩如冰早早便赶到了警局。

  经过一夜,韩如冰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她觉得,虽然欧阳羽十分可恶,但自己假公济私,把他关起来,似乎也有些过分了。

  所以韩如冰赶到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把欧阳羽放了。

  可是当她赶到审讯室的时候,却不见欧阳羽的踪影。

  韩如冰觉得有些蹊跷,赶忙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

  此时段鹏还没有来上班,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潘杰一个人在。

  见韩如冰来了,潘杰不免有些紧张,赶忙起身行礼:“韩队长,早上好!”韩如冰懒得和他客套,直接问道:“小潘我问你,昨天晚上我抓来的那小子呢?”潘杰支支吾吾地说道:“送到……送到第二监狱去了……”“什么?!”韩如冰一听就恼了,“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人是老娘抓来的,你们怎么说关就关起来了?这未免不符合规定吧?”潘杰慌张地摆摆手道:“不……不关我的事啊!是……是段鹏的意思……”“段鹏?他凭什么随便把人送到监狱去?而且还是第二监狱?你们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重刑犯监狱啊!在那种地方呆一晚上,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啊!”韩如冰顿时恼了,她的内心深处,对欧阳羽的安危很是担忧。

  潘杰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再加上他对段鹏的做法也颇有不满,于是便对韩如冰道出了实情。

  听完潘杰的叙述,韩如冰更加怒不可遏,当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段鹏的号码。

  “段鹏,你什么意思?随随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监狱去,你这是在违法乱纪知道吗?”电话接通后,韩如冰歇斯底里地骂道。

  段鹏刚刚起床,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

  原本他以为,韩如冰一定会对他心怀感激,没曾想却是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骂。

  “冰冰,你……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你被那小子欺负了,想替你出口气而已……”段鹏解释道。

  听到段鹏的话,韩如冰顿时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间里的情形,不由得小脸一红:“谁……谁说那小子欺负老娘了?”“是……是你的手下告诉我的,他说昨晚你执法的时候,那臭小子摸了你的……”

这一喊,王主任的腿一下可软了,惊慌失措地想逃之夭夭。

  “是小龙啊,我已经睡了,明天吧!”屋子里的香萍说道。

  小龙却二话不说,一脚踹开了门。

  原来由于刚才两人的紧张,居然忘记把门反锁。

  小龙三步并作两步走近王主任,然后故意大声惊讶地说,“王主任?”由于小龙把王小涛打进医院,王小涛的大伯王主任知道后把小龙叫到教导处,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原本想着批评过后也就算了,可王主任却说要在下周一开学生大会,宣布开除小龙。

  这件事,小龙对谁都没说,甚至连班主任夏春娜都不知道。

  今夜,小龙觉得自己翻身的机会到了。

  “小,小龙,我——!”王主任被逮个正着,自知理亏,一脸尴尬。

  “王主任,你说今晚的事怎么办吧?香萍婶儿一个弱女子,你竟然欺负她,不行,明天我要去你们村告诉你媳妇去!我还可能去学校——”“小龙——!”王主任竟然当着老板娘香萍的面给小龙跪下了,“小龙,别,求你了,别告诉我媳妇,别到学校告我状,你在学校打架的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看行不?”小龙偷笑,却依旧做生气的样子道,“你欺负我香萍婶儿,我很生气。

  ”王主任苦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掏出三百(故事网)块钱,塞给小龙,“帮帮忙,求你了小龙!”小龙接过钱,心中暗喜。

  “好了,小龙,我想王主任也不是有意欺负我的,就算了吧!”香萍婶怨恨地瞪了小龙一眼,心里骂道:“这小子有勇有谋,不是省油的灯啊!”“好吧,既然我表婶说算了,就算了!那么王主任,我在学校打架的事儿?”“你放心小龙,我保证不再追究!也不再开什么学生大会宣布开除你了,其实,不就是打个架吗,很正常的呵呵,不至于开除!”王主任心有余悸地说。

  如果今天的事让他媳妇母夜叉知道,让学校老师们知道,那么他会死的很惨,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了,我要睡了,你们走吧!”香萍婶懊恼地轰小龙走。

  “等一下,我还要卖一瓶药酒呢!”小龙坏笑。

  而王主任却道,“哦,我这就走,这就走!”他很难堪地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土。

  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大面子,他失掉小面子挽救成功已经算是万幸了。

  “小龙,我走了,有什么麻烦和难处的话尽管到教导处找我!”王主任临走前又不放心地巴结一句。

  “走吧,王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当没看见,明天会风平浪静的!”小龙给他下个定心丸。

  王主任走后,小龙买了药酒扬长而去!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英语早读,小龙的英语本来就不好,他拿起英语滥竽充数。

  在朗朗读书声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夏春娜走进班里。

  “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夏春娜恨铁不成钢地说对小龙道。

  来到娜姐的办公室,夏春娜劈头就教训,“小龙,你争点气行不行?整天就知道打架,看看你的成绩,有哪一门不是倒数的?啊?”“有,体育成绩就名列前茅!”小龙到很会接话茬。

  “你——!”娜姐突然就扬起了巴掌,小龙伸一下舌头,缩脖子闭眼睛。

  可是,娜姐的巴掌停在空中,然后落在他脸上,抚摸着,关心地问,“上次打你一耳光,现在还疼吗?”“不疼了!”“呃?你昨天又和谁打架了?看你的脸,还带着伤痕呢!以后不许跟人打架,知道吗?王小涛这件事也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你,不过我听说王小涛的医药费要你掏!你掏是应该的,谁让你出手这么狠,这件事你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她知道你在学校惹事生非会很伤心的,医药费的事,估计你掏定了,如果你需要钱,就说一声,我借给你,不过要还的啊”小龙却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知道王主任会摆平此事,但是为了感谢娜姐的好意,他还是装作很感动的样子,故意一下可抱住了娜姐。

  “呜呜呜,娜姐谢谢你,小龙知道错了!”娜姐的娇容像滴进水中的红色颜料,荡漾开来。

  她又羞又怒,“小龙,你干嘛”“谢谢你娜姐,你对我太好了,呜呜!”小龙一边装可怜地哭泣着。

  “小龙,你起来啦!再不起来我要生气了!”娜姐脸色一沉。

  然后,她又尴尬地说,“小龙,你先回去吧!”“哦,娜姐我走了!”小龙打个招呼,转身离开娜姐办公室。

  回到教室,小龙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由于想着娜姐一时分心,竟然越过了课桌上的三八线。

  一支钢笔尖就扎上他的胳膊,“喂,过线了!”同桌女生王雪柳眉倒竖,凤眼圆睁。

  小龙瞪了她一眼。

  王雪也瞪眼反击王雪是班里男生们捧出来的班花,但小龙却不承认她是班花,因为她对自己一向很坏!这是班主任的课,班里男生忽然变得乖起来,就连平时喜欢睡觉的都拿着课本,坐得端正,滥竽充数。

  看着美丽动人的娜姐,小龙美好的情愫在小龙心中升腾着,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

  “娜姐,我爱你!”小龙在心里想到。

  正当他分心时,忽然发现课桌微微晃动起来,原先以为是地震了,小龙诧异地举目四望,赫然发现王雪一载一载的在昏昏欲睡。

  “这样也行?”小龙余光看着王雪。

  忽然,娜姐讲课声嘎然而止,小龙竟然发现她朝王雪径直走来。

  小龙预感到王雪要倒霉了。

  小龙急中生智,推醒了王雪。

  “王雪你在干嘛?”夏春娜严肃地看着她王雪满脸通红,不敢言语。

  “都坐好了,看黑板!”夏春娜的话很管用,大家都乖乖地坐端正,把视线从小龙和王雪身上移动到黑板上。

  王雪传来一个纸条。

  小龙打开一看,是一排娟秀却歪歪扭扭的字体:谢谢你小龙,我会报答你的!”小龙扭头看了王雪一眼,发现她正瞟着自己,唇边带着笑意。

  小龙冷笑,嗤之以鼻,不想理睬她。

  接着,小龙又收到王雪的一张纸条:小龙,我知道你喜欢夏老师,你们不可能的,我觉得咱俩才是天生的一对!”“星期六晚上陪我去看西瓜!我家的西瓜又大又圆,随便你吃!”王雪低声笑道。

  “哇,不吃白不吃!”小龙笑道,“好啊,我最爱吃西瓜了!”

完事之后,那人立刻就停止了动作,然后就不见了声响,李洁还没有反应过来,公交车内一片亮堂。

  出隧道了!李洁连忙整理好衣衫,低下头,却发现那老头拿着手机在李洁眼前晃悠着,干涸的嘴巴咄着手指。

  李洁一抹,顿时发现衣服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李洁目光转移到老头一直在他面前晃悠的手机,心想难不成他拍照了?!“什么味道啊?”这时周围一个人忽然捂着鼻子说道,李洁一愣,看向地面,已经多了一滩水,一股清新的味道从地面升腾起来。

  李洁周围没有位置,只能往老头那边靠了靠,以此摆脱那摊散发着羞耻气息的印记。

  “小姑娘……跟你男朋友挺好啊?”那老头见到李洁朝他靠近,顿时满脸褶子堆在一起,活像一朵绽放的菊花,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缝,咧着嘴说道。

  李洁一愣,然后连忙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那人早已不见,然后转过头,辩解说道:“那人不是我的男朋友……”李洁最后语塞,说不出话,这种话她怎么说得出来。

  那老头听到李洁说的话,眼睛顿时睁大,“不是男朋友?难不成你……”李洁眉头紧皱,顿时后悔不已,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为什么要辩解,这么一说,不更加显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你想不想知道手机里面有没有刚才你们两个人的照片?”老头再次晃悠了一下手中的手机。

  李洁彻底慌了,如果那种照片流传出去了,她真的可以不用活了。

  “前面到站,跟我下去,要不然我就把照片给别人!”老头满脸邪恶。

  李洁不敢不答应,她只能点点头。

  中间那一段车程是全段车程唯一没有站牌的路程,因为太过于地理位置不好,也没有什么居民楼,所以之前就没有设置站牌。

  李洁和那老头下了车,载满了压力的公交车再度驶向市区,除了他们两个,没人在这偏僻的地方下车。

  这里没有建筑,只有树影疏密的山坡,老头下了车也不顾及什么,拉着李洁就钻进了山中。

  在离公路五十多米的山坡上,那老头迫不及待。

  李洁扭捏着身子,眉头紧皱。

  “随便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还在这装什么?”那老头挺着瘦弱的身躯,喘着粗气,露出大黄牙说着不堪的话。

  没几分钟,那老头就泄了劲。

  李洁趴着还没反应过来,就在这时,几声拍照声响起,李洁回头一看,就瞧见那老头拿着手机拍照,李洁瞪大了眼睛。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在隧道里面能拍照吧?不过现在,我手上才是真正的有你照片!哈哈!”老人用力的抓了李洁身子一下,然后摆弄着手上的手机,快门声不断响起……李洁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整个人的自尊像是被人踩在脚下碾压,一股怒气从脚底冲上脑门。

  李洁站起身,一把躲过那手机,然后狠狠的朝着老头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巴掌!李洁整理好衣服,从始至终那老头一动未动,像是被打傻了一样。

  这一刻,李洁感受到强烈的自尊!一个女人的自尊!李洁走下了公路,搭上了下一辆公交车,现在已经过去了早高峰,所以空位很多。

  迟到肯定是迟到了,李洁紧张的心态反倒是放松了下来,她坐在座位上,看着还没锁屏的手机,图库里面一张张图片,李洁捂着嘴,一股难言的委屈涌上心头。

  眼眶通红,带着咸湿的泪,李洁亲手删除了每一张照片。

  她捂着嘴巴,看着窗外,心里一阵难受。

  下了车,李洁的心态才算好了一些,之前的她真的是崩溃了,她从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那么懦弱,对,这一(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切都是因为她的懦弱而发生的!如果当时的她强硬一点,或者聪明一点,就不会上了那老头子的当。

  李洁调整好心态,然后进入了公司,刚到公司,跟员工打了一声招呼,她就被李昊叫进了办公室。

  这一次,李洁就站在办公室的门前,没有再进去半步。

  李昊还是那么的英俊,但是那英俊的脸庞上却带着阴翳的神色。

  李昊朝着李洁走来,一把把门关上,然后和李洁面对面。

  “昨天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住的地方?”李昊的声音压的很低,像一只呲牙咧嘴的公狼。

  李洁心有些慌,喉咙动了动,说道:“他是我的房东……”听到李洁的解释,李昊那张阴沉的脸瞬间多云转晴,嘴角挑起一个迷人的笑容,他用那双白皙修长的手,帮李洁整理本就规整的衣服。

  “公司觉得我业绩好,决定给我提拔一个秘书协助我,底薪一万五,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说着说着,那双手就放在了李洁的身上,很温柔的抚摸着,一点没有前天那模样,现在完全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

  一万五……李洁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李昊虽然没有说明,但是傻子也能听得出来,这是要做其他事情……“我考虑考虑……”李洁之前还决定做一个有底线的女人,可是面前突然间出现一块大蛋糕,只需要抛弃底线就可以获得,她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听到李洁的回答,李昊眼前一亮,再度靠近了李洁,手伸了出来……李洁当即就打断了李昊的动作,退到一侧,说道:“我说了,我会考虑的,李经理。

  ”李洁把李经理三个字咬的特别重,随后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李洁回到座位上,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还是有些发烫,回想这一天,实在是太过于荒诞了!她对公交车都快有心理阴影了!“李姐,你怎么了?看你很憔悴的样子?”这时一个声音在李洁耳边响起。

  李洁被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见柳依依那张笑眯眯的脸,李洁摇了摇头,“我没事。

  ”“李洁!原来我丢了好几天的戒指是你偷的!?”李洁刚低下头,一旁的柳依依顿时就大声叫了起来,整个办公区域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李洁看向柳依依,一脸茫然加惊怒。

  “什么戒指?”李洁看着变脸飞快的柳依依,惊疑不定。

  柳依依从李洁的文件夹里面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然后举得高高的说道:“你不用狡辩了!证据确凿!”“干什们?上班时间!”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人插了进来,李洁看去,居然是刘宽!她感受到了阴谋的味道。

  “刘经理,李洁偷我的戒指!好几千块钱呢!”柳依依满脸委屈的走到刘宽的身边,声音那叫一个柔。

  刘宽顿时看向李洁,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火热,然后十分惊讶的说道:“什么?偷东西?作为咱们企业的员工!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企业的形象么?像你这种有损企业形象的害群之马,我就应该直接把你给开除了!不过么……”刘宽给李洁抛过来一个莫名的眼神,刚刚被李昊给提示过的李洁哪里看不懂,这意思就是让她去抛弃底线,然后挽留这个职位。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701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885.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4879.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749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141.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823.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7889.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1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