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aehyung,新手必看

“徐勇没把结婚的事给小倩说,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会她心情有些激动,我怕她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我和小倩没见过几次面,算是认识,本来以为她就是个想借机上位的小三,所以也没兴趣深入了解,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运动背心和短裤,看样子从健身房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大抵是喜欢健身的缘故,小倩的身材极好,身上的线条看着极为养眼,只是这会她眼眶通红,眼神一片灰暗。

  “你没事吧?”我询问着走过去,小倩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有所动作,依旧盯着空气。

  “徐勇已经结婚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和她一共也没见过几次,我哪儿知道徐勇骗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头,眼里有了几分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吗?”这话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见此冷笑一声,接着拿出电话:“我找徐勇问个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要是他去问徐勇,徐勇一定能通过陈雅查到我头上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站起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你干什么!你让我找他问清楚!”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呢?他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这样你就快活了?”小倩还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运动背心很快被挣扎得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而她现在显然顾及不到这些,放声大哭。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陈雅那么知书达理,明知道我是小三,还愿意来找我和平谈话,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和他摊牌,没有丝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静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陈雅。

  至于徐勇,身为一个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贴。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没什么,但是偏偏他骗了小倩,让小倩不知不觉的做了小三。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能甘心吗?”我问到。

  小倩双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过他。

  ”我安慰着她:“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能和他摊牌,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找他报复回去,我可以帮你。

  ”小倩倔强的看着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忆起欣岚的事情,心里立马有了几分火气:“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恨着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还告诉她,如果想报仇,那就和我站到一边。

  我手里已经有了几个项目,还有李远那个,我也能得到相关资料,在单干之前,我能在徐勇这边获得的渠道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现在陈雅失宠,欣岚还没到手,她无疑是吹枕边风的最佳人选,有她帮我,一定事半功倍。

  应该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小倩逐渐冷静下来,见她放弃挣扎,我也试着松开她。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运动背心都已经脱到了腰,只有黑色内衣托着她的小胸脯,虽然不大,但是却因为稍显青涩,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我移开目光,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听得我提醒,小倩也发觉自己的不妥,赶紧把运动背心提了上来,脸颊变得绯红。

  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之后徐勇来找你,你以前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就是了。

  他老婆陈雅你也见了,陈雅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小倩眉头皱起来,抽动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现在觉得徐勇很恶心。

  ”“你要是想报仇,最好沉住气。

  ”话音说完,我再不逗留,直接离开了。

  之后过了几天,李远的合同顺利签下来了,他之前说好的,打电话来请我吃饭。

  我懒得再去外面折腾,上次尝了肖静梅的手艺也还不错,干脆就定在他家。

  开车过去,上楼敲门,这次来开门的是肖静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朴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裤,衣着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风韵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或许是见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脸色顿时红了,把头低了下去。

  “王总,快进来吧。

  ”我心情不错,对她笑笑:“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总实在有些别扭。

  ”肖静梅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王皓,进来坐吧。

  ”我笑着走进去,一进门,李远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了。

  ”我同样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工人发工资,这么有良心的老板,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啊。

  ”李远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静梅也坐了过来,只是每次她看向李远,那笑容里面总是会多出几分强颜欢笑的味道。

  酒过三巡,我们都有了些醉意,肖静梅的表情也掩饰得不那么完美,我这才肯定这不是我的错觉。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们俩之间是有事啊。

  ”我这么一问,只见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肖静梅把头低下,李远也长长的叹了口气。

  李远点上一根烟,长长的吸了一口:“王皓兄弟,你以后也不用叫她嫂子了,我和她已经把离婚证领了。

  ”这话说出来,原本热闹的气愤迅速冷了下来。

  “厨房还有一个菜,我去看看。

  ”肖静梅笑得勉强,借故走了,只剩下李远在边上,一口一口的抽着闷烟。

  “怎么回事?”我问到。

  李远故作轻松的笑了一声:“离了好,大家都能轻松一些。

  她现在年纪还不算大,还能再找。

  ”“这些年她帮我的忙,我都看在眼里,虽然不恨了,但是我还是接受不了。

  倒不如散了,免得各自耽搁。

  ”我看了他数秒,最后也只能叹口气,这李远,当真是个痴情人。

  他叹了口气,又道:“王皓兄弟,另外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我隐约觉得这个忙和肖静梅有关,所以也没推辞:“你说吧。

  ”他摁灭了烟头:“你也知道,我和她都是村里来的,我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还算有所依靠。

  但是她没了我,又没什么文化,在这大城市里面可就辛苦了。

  ”没有直接说问题,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想要我帮肖静梅找个工作。

  两人已经离婚,自然离得越远越好,免得见面糟心。

  只是我现在都还在打工,要是把肖静梅送到徐勇公司,说不得也要遭殃,所以也是不行的。

  现在看来,只能先给肖静梅找个住处从长计议,考虑到她没工作付不起房租,恐怕得让她先住我家去。

  反正我可以住在陈雅家里,欣岚和肖静梅两个女人住在一起,应该没什么问题。

  “行,交给我吧。

  ”过了没多久,肖静梅再度出来,已经收拾好了心情,和我们谈笑风生。

  气氛再度缓(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和,但是我明白,在他们的笑容之下,装满了无奈。

  最后我和肖静梅打车离开,我跟她说先住我家,她也没说什么。

  出租车上,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她看着窗外飞掠的风景,好似在回忆自己的一生。

  我看着她,忽然好奇一个问题:“你爱李远吗?”肖静梅把头发撩到而后,无奈一笑:“我们那个村子的封建保守很严重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反抗,金巧就是最好的例子。

  父母说定了,那就嫁了,还谈什么爱不爱的。

  ”我只觉得一阵可悲,他们三个人其实都没错,如果不是家庭的压力,一定要比现在幸福得多。

  要怪,也只能怪命运弄人吧。

  “你现在已经不在村子里了,或许就机会去寻找自己的爱情。

  ”她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向我,路灯的光不停印在她的眸子里,如同繁星。

  “那就,借你吉言。

  ”她笑着,如此的好看,眼里似乎多了一些莫名的情感,勾得我心脏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我顿时有些慌乱,移开了目光,但是又很快反应过来,我慌个什么劲啊。

  再度看向她,她已经扭头看向窗外,侧脸在快速闪过的灯光中明暗变化,勾着一抹浅浅的笑容。

  我突然发现,她不刻意卖弄妩媚的时候,也挺抓人心的。

  没过多久,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领着她到了我家。

  一开门,只见欣岚兴冲冲的张开双臂朝我跑过来,但是见到我身后的肖静梅之后,她直接愣在原地,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硬。

  “皓哥哥,她是……”要不是她问,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怎么跟别人介绍肖静梅啊,我合作伙伴的前妻?这种介绍也太诡异了点。

  “我朋友,暂时没住的地方,先让她过来住着。

  ”想来想去,我也只能这么介绍。

  欣岚的眼神顿时变得幽怨起来:“不会是女朋友吧?”我顿时有些窘迫,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脑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还不快去拿拖鞋。

  ”欣岚揉着额头,然后哼了一身,转身走了。

  我尴尬的朝肖静梅笑笑,她此刻也因为欣岚的问题,脸颊染上了一抹红晕。

  “她是?”“哦,她是我妹妹,叫欣岚,也暂时住在我家。

  ”边介绍着,我便招呼她进来。

  三人闲聊了一会,欣岚老是带着怀疑的眼神在我和肖静梅身上瞟来瞟去,本来没什么的,我都被她瞟得一阵心虚,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我让肖静梅去洗澡,等她走了,这才一把将欣岚拉过来。

  “你眼睛里面进沙了还是怎么?眼神这么奇怪。

  ”欣岚双手环胸,赌气般哼了一声:“我就是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我白了她一眼,随口怼回去:“怎么,你吃醋啊?”没想到欣岚腾一下站起来,脸颊立马红得跟火烧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

  “胡说!谁稀罕吃的醋!我只是……只是害怕你有了新欢,把我赶出去流落街头而已!”这激动的反应看得我一阵嘴角抽搐,妈的,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我开口到:“放心吧,欣叔叔小时候对我这么好,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是去卖肾,也不能让你流落街头啊。

  ”没想到欣岚更激动了:“我爸救过你命啊?你要看他面子!”说罢,她狠狠一跺脚,转身跑回了卧室,啪的一声把房门摔上了。

  我只觉得一阵心跳加速,该不会真是吃醋了吧?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安抚一下她,卫生间的门忽然开了,肖静梅浑身已经脱光了,挂满了水柱,只拿着一件短袖略作遮挡。

  她脸颊羞红,看向我:“那个,还有毛巾吗?”我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到:“我帮你找找。

  ”很快,我把新的毛巾翻了出来,过去递给她。

  肖静梅羞红了脸,接过去对我说了一声谢谢,就要转身回去,我忽然见她身形一晃就要摔到。

  我下意思的一个箭步冲上去,搂住她的细腰把她扶住,只是她本来拿来遮挡的衣服滑掉了,她诱人的酮体直接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手上柔软的触感又勾得我体内的火蠢蠢欲动,我们四目相对,保持这个姿势愣在那里。

  这时候,只听到一声看门声,我惊骇的一扭头,只见欣岚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我们脸色铁青,状如火山,喷发在即!“王皓我讨厌你!”欣岚大喊一声,然后哭哭啼啼的跑去了外面,我整个人都傻了!不久前我还在感叹命运弄人,没想到转眼命运就捉弄到我的头上,这一连串的事情也巧了吧!我和肖静梅也反应过来,各自站直,她一脸愧疚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是不是让你妹妹误会什么了?”我只觉得脑瓜嗡嗡的响个不停,但是还是安慰她:“没事,都是误会,解开就行了。

  ”“你洗完澡先休息吧,我去找她。

  ”交代了几句,我赶紧跑出来,只是追到楼下我就麻了,这四面八方的,我怎么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跑了?没办法,我只能胡乱蒙了一个方向,闷头找了过去,没想到这一找就是两个多小时,丝毫没看到欣岚的影子。

  我心里急得不行,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欣叔叔交代?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是肖静梅打来的。

  “喂?怎么了?”肖静梅的声音显得小心翼翼的:“王皓,欣岚她回来了。

  ”一听到这话,我立马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皓,欣岚她现在还在生气,要不你回来安慰她一下?”她生气?我还生气呢!都多大的人了,动不动就往外跑,简直就是胡闹!“让她气,气死她算了!”没想到肖静梅立马压低声音:“别这么说,她在旁边……”

但老赵的大手却如同两只铁钳,紧紧抓住了她白皙光滑的大腿,让她根本起不了身。

  沈婷好羞急,不光是心里羞,下面也难受的厉害。

  “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不要再弄了,我好、好难受……啊~!”她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超强刺激。

  很舒服,而且是由外到内的一种强烈舒适。

  隐藏在娇躯深处的火热更是被勾了出来,那儿感觉更加强烈了。

  当感受到沈婷身下的反应时,老赵更为兴奋了,眼珠子直要冒火。

  要不,就,就和老赵试一次?尝尝那种事情的快乐?当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泛起时,沈婷瞬间大羞,脸色通红通红的几乎要滴血。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冒出这种念头,但她很恐惧。

  所以她在娇息急促中艰难的威胁着,“老赵,你再不松开我,我要报警了!”老赵原本觉得还挺刺激的,可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

  他都五十多岁了,万一沈婷真的报警,那他下半辈子怕是要老死在监狱里。

  他倒不怕蹲监狱,他怕的是真的蹲了监狱,就没沈婷这么旖旎的姑娘可以玩了。

  于是稍加琢磨,就放开沈婷了。

  感受到身下没了束缚,沈婷心里松了口气,赶紧起身。

  可在起身的瞬间,她竟然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就跟身子下面似的,感受到了极尽的空虚,仿佛没有继续下去,让她更加难受了。

  这种念头让她很羞人,以至于发展成羞恼,彻底对老赵爆发出来。

  “老赵,你混蛋,我这么相信你,你竟然这么流氓……”早在动口之前,老赵早就想好了对策。

  所以在沈婷恼羞成怒的爆发后,老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沉默无声。

  沈婷责骂几句后,见老赵没了动静,心里有些害怕了。

  这个老赵,不会是因为那里憋的厉害,疼死了吧?迈步上前,试探着拿小脚丫踢了老赵胳膊一脚,依旧没动静。

  这可把沈婷吓坏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立刻斥满晶莹泪花。

  “赵大叔,赵大叔你别吓我啊,你快起来,你快起来吧……”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之前发生的事情了,蹲到老赵身前,使劲的摇晃他。

  可摇晃着的时候,沈婷却突然看到老赵眼角,溢出了泪珠,顺着双鬓落下。

  老赵,哭了?沈婷很诧异,完全不明白老赵为什么会哭。

  下一瞬,老赵的拳头猛地锤击在地上,充满了恨意。

  随即更是悔恨的嚎啕起来,“婷婷,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是头老畜生,我对不起你啊!”“你那么好,那么善良,我不该欺负你的,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没有足够的刺激去让那里发泄,我真会废掉的……”老赵悔恨的自责着,稍后还拿手掌抡自己的大耳光。

  那响亮的动静,连沈婷停在耳朵里都觉得有些疼。

  看到老赵这么自责,这样悔恨,沈婷心中原本的羞恼顿时消减了许多。

  善良如她,相信了老赵的眼泪和自责,觉得老赵也并不是故意的。

  而且这会儿再看看老赵身下,通红通红的,而且肿胀的特别厉害。

  看起来,真的就好像要爆掉一样。

  她纠结着,要不要再帮帮老赵,可惦记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又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老赵依旧在深深的自责,并且含着眼泪掏出了手机,要拨打110报警自首。

  沈婷一见这场面当时就急了,她哪敢让老赵报警啊!万一这件事情传出去,她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忙一把将老赵手中的手机给夺过,沈婷说道:“不要报警,不要,我原谅你了!”苦肉计成功,老赵心中暗暗欢喜,但还是继续装出悲悯自责的模样。

  “不行,你能原谅我,可我原谅不了我自己,我废(完美暗恋)掉是我活该,但我不能连累你。

  婷婷,你心地善良,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善良也是最美丽的姑娘,我不想伤害你,也不能伤害你!”“你就让我报警吧,我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我要去监狱里面对我的行为赎罪。

  反正稍后我那里会废掉,在外面也只会成为好些人的笑柄,我还不如去监狱里面蹲着呢……”老赵又是卖苦又是自责的,直把沈婷说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使劲摇头,阻止了老赵的这种想法。

  随即更是扭头,羞羞地望向了老赵的身下。

  她琢磨着,反正也已经帮老赵弄过了,那就再弄一次好了,也算是做好人好事。

  心中有了打算,沈婷羞羞的对老赵说道:“我帮你好了,我用手帮你,你不能再弄我了。

  ”老赵心头窃喜,但脸上却是一副决绝的模样。

  “不要,我已经伤害了你,我没脸再接受你的帮助。

  而且你的手也不管用,那种程度的刺激根本不够释放我,我做那种事儿太持久了,你除非是用下面帮我,不然不管用的。

  ”沈婷羞疯了,她连连摆手,“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我绝对不可能用那儿帮你,绝不!”沈婷的意志还是坚定,她不可能为了帮助老赵,而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给献出去。

  可是老赵又痛苦的不像话,甚至还自暴自弃的要去蹲监狱,这让沈婷有些没了主意。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82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407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3832.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764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248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505.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112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