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hake snake,新手必看

“哎呀!”一大早的,厕所里传来了嫂子的惊叫声,听起来十分痛苦。

  正在房间里躺着的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跳了起来,撞开了厕所的门,冲了进去。

  一抬头,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了嫂子穿着一件超短裙,那短裙褪到了小腿处,大半个屁股和一双长腿都露出在我眼前,正躺在地上喊着。

  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随即赶紧关心地问到:“嫂子,你怎么了?”“柱子,嫂子不小心摔了一跤,你快扶一下嫂子。

  ”嫂子的声音听起来痛苦极了。

  我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抱起了嫂子,这个姿势很奇怪,就好像我在嫂子身上做那种事情一样……手上传来嫂子肌肤的触感,我有点心痒痒的,扶着嫂子站起来后,我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手。

  嫂子有些站不稳,弯腰扶着我的手臂,那身前白皙的一片就这样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咽了口唾沫之后,我便想低下头,但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嫂子那白皙的臀上,竟然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巴掌印。

  那个样子,看着就像是被人给狠狠地打了一样。

  就在我因为看见了嫂子那白皙的屁股上,那一个清晰可见的手掌印而发愣的时候,嫂子惊呼一声,看见我直勾勾的目光,赶紧捂住了自己那处。

  被嫂子这么一叫唤,我也是有些反应过来了,意识到自己应该先退出去。

  但是,虽然我知道我应该这么做,然而面对着底裤已经脱到了膝盖上面、光着屁股的嫂子,我的动作却又变得十分迟缓,就像是反应不过来一样,半天都没有转身出去。

  由于我的出现,嫂子那一张脸都给红透了。

  就在我准备退出去时,嫂子却突然叫住了我:“柱子。

  ”我应声看向嫂子,只见她裤子还没穿好,看到我的目光赶紧捂住了自己那处。

  “柱子,你,你去帮我把包里的…卫生巾护垫拿一个过来好吗?”嫂子脸还是红的能滴出血,低着头不敢看我。

  一听这话,我不由得就愣了愣。

  什么,卫生巾?“就在我包里,你看着,捡小的那种。

  ”嫂子的声音还是有些羞涩,看得出来,让我帮她做这种事情她十分不好意思。

  嫂子的脸羞的红红的,不敢看我。

  “嫂子,我这就去拿。

  ”我答应下来,转身去了房间找嫂子的包。

  打开了嫂子的包之后,我发现这包里简直什么都有,翻了翻之后,一件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见嫂子的包里面,竟然有一个避孕套的包装袋!这个包装袋是被人给撕开的,明显就是有人用过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嫂子的包里面。

  避孕套我还是认得的,可是在嫂子的包里发现这样的东西,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瞬间就蒙了。

  那嫂子的包里面,怎么会有撕开的避孕套包装?看着那东西,我心里疑惑,但还是拿着嫂子要的卫生巾去了卫生间。

  “嫂子,我给你拿来了。

  ”我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嫂子把门开了一个小缝,把卫生巾拿了进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嫂子那羞涩的声音又传来了,“柱子,嫂子脚扭了,有点不方便,你能进来帮帮嫂子吗?”听到嫂子这么说,我的心一下变得狂跳不止,想起刚才看见嫂子那曼妙的身材,我那儿甚至起了反应。

  我缓缓推开门,只见嫂子神情痛苦地坐在马桶上,裤子褪到小腿处,小手还在揉着自己的脚踝。

  “嫂……嫂子,我怎么帮你。

  ”我不敢正眼看嫂子,毕竟在我心里嫂子一直是圣洁不可侵犯的。

  因为我哥精神一直有问题,而且那时我还小,嫂子就临时充当起了照顾我的角色,这一照顾就是好几年。

  嫂子有我这儿的钥匙,她有空的时候也会过来帮我做做饭收拾一下屋子什么的,不过今天她来的这么早,还是头一回,竟然还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

  “你过来扶一下嫂子,嫂子站不起来。

  ”听见嫂子这么说,我忙走过去,嫂子把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那柔弱无骨的触感传来,我浑身一个激灵。

  我的眼神时不时瞟着嫂子,却又不敢太明目张胆,但嫂子那白皙的皮肤还是映入我的眼帘,嫂子虽然嫁给我哥已经很多年了,但保养的十分好,皮肤也像年轻小姑娘似的吹弹可破。

  我那部位又可耻的有了反应。

  嫂子弯下腰去提裤子,可是因为只有一只手方便,好半天也提不上来。

  而嫂子弯腰的时候,那身前的柔软出现在我的眼前,雪白的一片的直晃眼。

  “嫂子,要不,要不我来帮你吧。

  ”看嫂子这么辛苦,我也有点心疼。

  嫂子也知道自己是没办法了,只好点点头。

  我内心狂喜,弯下腰去帮嫂子提裤子,嫂子的手撑在我的背上,而我一抬头,就能看见嫂子两腿之间那神秘的部位……面对着底裤已经脱到了膝盖上面、光着屁股的嫂子,我有点心猿意马,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嫂子的大腿那,我感觉嫂子的身子颤了一下,嫂子那一张脸都给红透了。

  “哎呀!”嫂子才刚刚动了动腿,她又是一个支持不住,接着她的身子便又有往一边倒去的趋势。

  “嫂子!”这个时候我也是有些反应过来了,对于嫂子的担心胜过了我那难以启齿的羞耻感。

  于是,我便赶紧伸出手,想要扶住嫂子。

  不过,我的手才刚刚伸出去,那边嫂子的身子就已经失去了平衡,已经来不及扶住她了。

  这下子,她便当着我的面,一下子摔倒了地上。

  由于嫂子这么一摔,她现在比刚刚还要狼狈很多,那小底裤已经完全滑到了脚下,就连她的腿,也因为摔跤而分开了。

  这一下,我不光是看见了嫂子的屁股,就连她两腿之间那个地方,也看得清清楚楚……嫂子年纪比我还要大上一点,已经完全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她的那个地方,自然也是十分吸引人的。

  虽然我也知道,这是我的嫂子,但是我就是没法儿移开我的目光。

  嫂子也注意到了我究竟是在看那里,她的脸一下子就红的像是能够滴出血来一样,便拼命想要爬起来。

  看到了这一幕,我的心里也跟着乱了起来。

  要说我完全没有反应的话,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毕竟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但是那是又是我的嫂子。

  想着这些,我只觉得自己心里越来越憋闷烦躁,赶紧转过身子从厕所出来了。

  出了厕所之后,我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出了门,连最基本的刷牙洗脸都没有弄,就上了街。

  这一大早的,我也不知道去哪儿,干脆就直接来了自己上班的商场。

  在这个商场里面,我的工作是负责商场一些电器产品的售后工作,比如帮顾客进行简单的维修什么的。

  这个时候还很早,商场的工作人员都还没来,商场也没有开门,我只能坐在台阶上。

  心里想着嫂子屁股上的那个巴掌印,我觉得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难道嫂子是出轨了?不然的话,这在城里,嫂子的屁股上怎么会出现一个那么大的手印?要说不是别的男人的,那还能是谁的?而且,嫂子的包里面,也的确是发现了避孕套的包装。

  还有,我今天看见了嫂子的那个地方,却发现她那里上面都没有……难道是被别的男人给剃掉了?“不可能,嫂子不是那种人!”越是这么胡思乱想,我心里就越来越没有底。

  我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一不小心,竟然将自己心里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嫂子嫂子,你这个傻小子,怎么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你嫂子?”就在我因为今天早上发现的关于嫂子的事情而伤脑筋的时候,突然,一个娇媚的声音在我的头顶上响了起来。

  一双穿着高跟鞋的小巧玉足,就那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由得就是一愣。

  顺着那一双白皙小巧的脚往上面看去,落入我眼睛里面的,便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

  短短的裙子刚刚好包裹住了那翘臀,以及那个神秘的地带。

  看着看着,我的眼睛不由得就直了,还跟着咽了一口唾沫。

  原来是我们商场的一个领导夏雪艳。

  “臭小子,你还想往哪儿看呢?”就在我的打量着眼前的美景的时候,刚刚那个娇媚的声音又在我头顶上响了起来,随着而来的还有一个爆栗。

  “胆子大了啊你,连你雪艳姐竟然都敢调戏了啊?你以为我是你嫂子,想干嘛就干嘛的?”这要是在平时,面对夏雪艳的玩笑,说不定我还会在跟她说上几句,但是,今天我心里满满的都是关于嫂子的事情,乱的很,她现在还在我面前开我嫂子的玩笑,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我嫂子是你能说的?”夏雪艳大概也没想到,我会这样跟她说话,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玉手指着我,反问到:“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不就开个玩笑吗?”我心乱如麻,也不想跟她多说,一把推开她就要走,谁想到,我只是轻轻的一推,她穿着高跟鞋没站稳,整个人往后倒了去。

  我赶紧上前扶住她,而我那个部位正好紧紧的贴在了她的屁股上!一瞬间,我感觉自己那里可耻的有了反应,夏雪艳赶紧一把推开我,整张小脸羞的通红。

  “你……你……流氓!”她骂了一句。

  “雪艳姐,我不是故意的,对着像你这么美的女人,我没反应就不正常了……”听见我这么说,夏雪艳好像没那么生气了,毕竟女人都喜欢被夸赞,“一说到你嫂子,你就这么凶,你还不知道你嫂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吧。

  ”“雪艳姐,平常咱们开玩笑没关系,但你不能乱说我嫂子。

  ”我有点生气的说到。

  随后,夏雪艳冷笑一声,直接将自己的手机给拿了出来。

  划了几下之后,夏雪艳便将她的手机举到了我的面前。

  而我就在那手机里看见了一个女人,正弯着腰,在捡地上的东西。

  而这个女人的超短裙底下,却是什么也没有穿,女人最为私密的部位,就那么直接露在了我面前!夏雪艳冷哼一声,又往下划了几张,看见照片里那有点眼熟的身影,我按捺不住,直接抢过了她的手机,自己划看起来。

  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在夏雪艳的手机里面,关于这样的照片,竟然还不止一张。

  那女人弯下腰去捡东西而露出来的风景,旁边那些围观的男人们,眼神可以说是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了。

  其中眼神最为露骨的,是一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他的眼神完全就是毫不掩饰地直直盯着她的那个地方,就差没有就将她给看了个精光。

  在划到女人的正脸时,我的心“轰”的一声,震惊的无以复加。

  因为那照片里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嫂子。

  对于我看见的东西,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会是我嫂子?她怎么可能会不穿底裤,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么下流的姿势,还让人给拍进了手机里面?虽然照片里面的女人穿衣的风格十分性感撩人,和嫂子那朴素无华的风格不一样。

  但是我却不得不痛苦地承认,照片里面这个撅着光溜溜的屁股,弯下身子捡东西的女人的确就是我的嫂子。

  她的脸和身形,对于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村子里面的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怎么也不会认错的。

  “你嫂子平常看起来还挺清纯的,她竟然也做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真的没有想到。

  ”就在我因为自己看见的东西而感到十分震惊的时候,夏雪艳突然在我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我竟然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她,翻着这些照片,我除了感到愤怒与羞愤之外,别的也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因为,通过这些照片不难发现,嫂子似乎是在一家装修得很豪华的会所门口,等电梯的时候,将自己的手包给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这也就是她为什么会弯腰的原因。

  看着看着,我注意到,嫂子的包里面,装着的东西也很奇怪,那个形状,让我有了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接着往底下翻看照片,我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被证实了,嫂子的包里面,鼓囊囊的装的竟然都是一些情趣用品!而嫂子就是为了这些东西,被旁边的男人看了个精光!翻看到那个男人看嫂子的时候那露骨眼神的照片时,我也跟着脸上发烫了起来,心中的愤怒也根本就抑制不住,简直就像是快要爆发的火山一般。

  一边的夏雪艳可没有我反应(名人哲理故事)这么大,眼见着我已经把照片都看的差不多了,她也已经将商场的门给打开了,便走到我身边,进手机拿了回去。

  “昨天我出去玩,刚好碰见她。

  我还以为认错人了,但是又觉得这就是你嫂子,所以才偷偷拍了下来。

  本来我没打算给你看,但是想来想去,还是不能瞒你。

  ”夏雪艳说着,便对着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让我进商场里面去。

  本来我就因为嫂子屁股上面的那一个巴掌印而心烦,现在又看见了这些内容劲爆的照片,心里就更加乱了。

  跟着夏雪艳进了商场之后,她便朝着她的办公室走去,我想着嫂子的事情,一不留神便跟着夏雪艳进了她的办公室。

  等我回过神来时,夏雪艳已经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我心里想着反正都来了,当下也顾不上那么多,开门见山就问夏雪艳道:“这些照片你是在哪儿拍的?”“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

  ”夏雪艳虽然回了我一句,但是却十分敷衍。

  “哪个会所?具体的地址在哪儿?”面对我的询问,夏雪艳眼神却并不在我身上,似乎是不太愿意说这个事儿。

  见她不开口,我心里一急,直接就朝着夏雪艳扑了过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本来我只是想要好好问问夏雪艳,她究竟是在哪儿拍到这些照片的,我嫂子为什么会穿成这个样子去那种地方。

  但是心里一急,我一个没把控住,直接扑到了夏雪艳身上。

  这一下,她就被我直接扑倒在了她办公室的沙发上面。

  我从来都没有跟哪个女人有过这么直接的接触,尤其是这个时候,夏雪艳是被我仰面压在身下的,她胸前那一对柔软,就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胸膛上。

  那种感觉,激的我浑身一颤,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我一个没忍住,身体就产生了反应。

  “哎呀!”紧接着,夏雪艳也感受到了我身体的变化,直接就轻呼了一声:“你……”我有些尴尬,想要爬起来,但是又有些舍不得夏雪艳那柔软的身子,便稍微将身子撑起来了一些,没挨她挨得那么近。

  刚刚脸色还有些不好的夏雪艳,这会儿被我这么一压,我本以为她要发脾气了,但是,一低头,却发现她似乎脸色有些发红,但是又不像是生气了的样子。

  我挪了挪身子,心想还是爬起来算了,不过我这才刚刚动了动,身下的夏雪艳就发出了一声轻吟。

  “唔……”这一声弄得我差点就没有把持住。

  不过,这一下,我可不敢继续乱动了。

  在我身下的夏雪艳,一张脸儿红彤彤的,看着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眼神也是有些迷离。

  就在我看她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向了我的屁股,甚至还轻轻地掐了一把。

  我低头一看,正好对上夏雪艳那充满了渴望的眼神,不由得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一咬牙,我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些,就打算从夏雪艳身上爬起来。

  再这么下去,非得出事儿不可。

  就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快点,你赶紧藏起来!”听见敲门声,夏雪艳一下子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赶忙开始挣扎着要坐起来,随后便一个劲儿催促我赶紧藏起来。

  我都没有搞清楚为啥我要藏起来,就被夏雪艳不由分说地给推到了她那张办公桌后面。

  我还想问她为什么,但是夏雪艳就像是塞什么东西一样,直接就来硬的,愣是把我给塞到了办公桌下面。

  本来我还有些不情愿,但是夏雪艳的表情却是十分严肃,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敢违拗她,只能配合她往桌子底下钻。

  “雪艳,你干什么呢,赶紧过来开门!”刚刚钻进桌子底下,我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得我眉头忍不住抬了抬。

  这不是我们老板的声音吗?“进来吧,门没锁!”夏雪艳的声音恢复了镇定。

  “怎么这么久才答应?”老板进门之后,直接便朝着夏雪艳走了过来,他那一双穿着皮鞋的脚,直接就停在了我面前不远处。

  吓得我大气也不敢出。

  接着老板就抱住了夏雪艳,我头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宝贝,快想死我了。

  ”老板的身体不停朝夏雪艳身上拱着,而夏雪艳连连后退,最后靠在了我躲的这张桌子上。

  “这大白天的,有人进来怎么办,别闹。

  ”夏雪艳试图阻止老板的行为,毕竟老板不知道桌子底下还有个我,她是知道的。

  “怕什么,谁敢进来,再说门都锁了,没人进的来。

  ”说完,老板又抱着夏雪艳凑了上去。

  夏雪艳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明显是已经动情了。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墙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脚的小洞里看去,只见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经一丝不苟了。

  那双玉手拿着肥皂,在她诱人的娇躯上不断地游走。

  红珠圆润的雪峰,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李大牛的视线里。

  这一刻,李大牛终于明白弟弟李小强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儿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过孩子的话,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如果换做是他,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大哥竟然会来偷看自己!他还是个瞎子!在李大牛十五岁时,出一场车祸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打着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复了,本想将喜讯告诉家里人。

  可当他看到弟妹柳媚媚,当着他面毫不避讳的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时,李大牛就不想说了。

  弟妹的漂亮远超他的想象,有时弟弟小强还会当着他的面和弟妹亲热,露出一些诱人的美妙风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满脑子都是弟妹的模样,有时还会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样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虽然他不应该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几年根本没有碰过女人,现在有柳媚媚这样年轻漂亮的弟妹在身边整天露出那些诱人的地儿,他实在没有办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着肥皂,已经攀上了那两块高耸,在上面来回的擦拭,一波接着一波。

  李大牛看的实在心痒难耐,真想跑进去,狠狠的抓两把!柳媚媚用水冲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没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娇躯靠在墙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耸的柔软,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随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发出一声声撩人的轻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喷了出来,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会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觉要爆炸了,根本无法满足在外面看着,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触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儿,他真想凑到眼前,好好看看喷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进来和你一起洗吗?你帮我擦下背!”不过就在这时,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吓得心惊肉跳,这声音是李大牛他妈张玉红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头就离开了,虽然他还想继续看,但他妈都进去洗澡了,哪里还能看啊!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异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会儿才回到屋里。

  那时,柳媚媚和张玉红已经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饭,因为李小强和父亲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来,所以家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发上给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着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时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场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样尝尝那个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蹙着眉头问张玉红:“妈,我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还特别疼,这可咋办啊?”张玉红赶忙的来到柳媚媚身边,掀开柳媚媚高耸,当着李大牛的面按了两把之后,皱着眉头说:“怪不得不下奶,原来是有肿块呀!”“肿块,这咋办呀!”柳媚媚不太懂肿块的事情,但却知道里面很痛!“这有点严重呀!”张玉红眉头皱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个办法,见柳媚媚挺难受的,她忽然灵机一动,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饭的李大牛说道:“要不,让你大哥给你按一按?他是专门按摩的,效果应该不错。

  ”“帮媚媚按…”李大牛刚才盯着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别提有多想自己也碰两下。

  这会儿听到自己老娘这话,他登时一个激灵。

  柳媚媚脸瞬间就红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赶忙摇头拒绝:“不行,不行,妈,你这想的啥办法啊!”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没办法接受!可张玉红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学习按摩,按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儿媳妇现在那么痛,自家人给自家人解决下胀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着说:“媚媚,没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这一行的,他还啥都看不见,你担心什么?给你按按好歹也能缓解一下呀!”李大牛以为柳媚媚拒绝了,他妈就不会再强求,可没想到身为老妈的她,居然开始劝弟妹同意…他听着热血沸腾啊!这样虽然对不起他弟弟小强,但有机会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桥脸都红到了脖子,婆婆张玉红说的没错,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师,在这一行没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挣钱,她却让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觉得实在对不起老公:“妈,这怎么好意思,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想办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帮我的。

  ”张玉红望着自己媳妇,还不同意,就叹了口气说:“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总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肿块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我回去再想办法吧,就不麻烦大哥了!”说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个急啊,心里特别痒痒,现在这么有机会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这么泡汤?搞得他特别不甘心。

  不过张玉红却坚持,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媳妇少遭些罪,让孙女小茜能吃饱,孩子还小,如果柳媚媚没有奶水了,总不能给孩子顿顿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着劝说:“哎呀,媚媚没事的,就让你哥帮你按按吧,咱们都是女人,有肿块严重了可不得了。

  还有你现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饿了,吃啥?小强和他爹为了咱们这个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们连小茜都养不好,等他们回来,还怎么给他们交代啊!”听到婆婆的话,柳媚媚立马停住了,虽然她不太清楚肿块严重了到底会怎样,但真的非常难受!其实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说的一样,严重了不能下奶,女儿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张玉红说的对,她老公为了这个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连女儿都养不好,岂不是对不起他?转身犹豫的看着正在吃饭的大哥,一个念头忽然涌起,为了女儿和老公,要不让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见!想到这,柳媚媚脸色都红到脖子根了,其实就算不是为了老公和女儿,她都想让李大牛按了,那种涨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她真的太难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脸为难的对张玉红说:“妈,这件事被小强知道了多不好啊!”这时,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望着柳媚媚那高耸的柔软,他馋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过去,心想着被小强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给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肿块必须得治啊!你倒是快答应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张玉红附在柳媚媚耳边,小声道:“媚媚啊,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又不是专门占你便宜,是不是这个理儿?”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说的对,可这样事儿,大哥会同意吗?她犹豫之际,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娇羞的问:“大哥,你能帮帮我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3249.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2175.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532.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89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580.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85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274.html

https://www.cancer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3761.html